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我现在好好的站在这里,你倒是跟我说说,我什么病情?”严盛眸光一闪,中气十足的开口。

    他的话落,刚才还稳稳坐着的股东们,一下都有些慌了神。

    他们可都是信了严宏拿出来的病例,知道严盛这个董事长命不久矣,才同意召开今天的股东大会。

    要是董事长没有事的话,那今天这个会……

    “大哥,虽然我也很想你长命百岁,不过你得了胃癌这件事,在场的股东们可都已经知道了,你今天来,该不会是想要说自己没事,还可以再继续带领严氏财团吧?”

    严宏见人心浮动,连忙沉下脸,矛头直指坐在董事长席位上的严盛。

    “严宏理事,请你说话客气一点,董事长只是常年积劳,得了胃炎,可不是你说的什么胃癌,诅咒自己的兄长,财团的董事长,你有想过后果吗?”

    严盛身边的助手,蓦地开口。

    听见他的话,会议厅里的股东们,算是彻底的晕乎了。

    这真真假假的,谁都没有办法肯定,这严盛到底是真得了胃癌,还是只是胃炎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被严宏笼络了的股东们,都着急的朝着他看过去。

    他们今天是有备而来,要是这样还不能让严盛下台,等日后他们缓过劲来,扶持严承池上位了,他们这些当初使过绊子的人,可都是要倒霉的!

    “大哥你不认没有关系,但是这诅咒兄长的罪名,我可不敢就这么背了,我手上有一份病例,还要麻烦你跟大家解释一下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严宏将早就准备好的一份资料,丢到了会议桌上,双手抱肩,得意的抬头看向严盛。

    兄弟两个人,股东大会还没有正式开始,就已经先交锋上了。

    严宏咄咄逼人,严盛却半点恼怒都没有,很冷漠的扫了一眼他面前的病例,眼神平静,嘴角却露出一丝嘲讽的讥笑。

    “随便一份虚假的病例,你想要我解释什么?这种东西,凭你的本事,想要捏造出个一两份,算什么难事?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别含血喷人!这病例是你自己的,可不是我捏造的。”严宏眸光一暗,没有想到严盛居然会抵死不认,当下就急了。

    可话一说完,立时就察觉到自己失言了。

    刚要解释,严盛已经抓住了他的病语,声音一沉,“那你倒是告诉我,我的病例,你是怎么拿到手的?”

    身为严家的子孙,没有帮扶晚辈,反而设计家主,光是这一条,严家的家法,就容不下严宏!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严宏神色一乱,怎么也没有想到严盛都快死了,还有这种气势,差点要被他逼得乱了阵脚。

    旋即,扭头看向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立时,就有其他股东站出来打圆场。

    “董事长,严家的家事我们无权过问,但是大家今天聚在这里,都是为了严氏财团未来的发展,不管严宏理事手上的病例是真的还是假的,为了服众,我想这董事长一职,都该让大家重新投票来决定,我想在座的各位,都不会反对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