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嗯。”严承池淡淡的应了一声,将电话挂了,从座位上站起来,伸手拿过西装外套。

    慢条斯理的穿到身上,才拿着手机,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刚走到会议厅门口,就正好跟抵达的严盛碰面。

    “大伯。”严承池走上前,恭敬的问候。

    一看见他来,严盛身边助手立时退开,将位置让给严承池,让他扶着严盛。

    “有我在一天,严宏就休想当上董事长!走,扶我进去,我倒要看看,他今天能给我整出什么幺蛾子!”

    严盛苍白的脸上,有些病态,可常年上位者的威严,却丝毫不受影响。

    让严承池扶着他,就朝着会议厅里走去。

    “董事长……”

    严盛一出现,会议厅里的人,一时都站了起来,恭敬的问候。

    严盛当了这么多年的董事长,哪怕今天的会议是要讨论更换董事长的事宜,也没有人敢对他有半分轻视。

    就连严宏,看见众人都站起来,碍于情面,也得跟着站起身,恭恭敬敬的喊一声“大哥”。

    目光落到严承池的身上,眼神变得诡谲。

    慈善晚宴上的事情,他当时不在场,后来可是什么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不过就是因为一个女人,严承池就抓着他儿子大显威风,说是要替他管教儿子。

    他还好好的活着,哪里轮得到严承池一个晚辈来替他管教儿子?

    严承池分明是在借机会羞辱他,指责他教子不严!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严宏的目光,变得阴狠毒辣。

    一个失踪了二十年的人,突然蹦出来的嫡系继承人,就像要压过他,当上财团的董事长,简直痴心妄想!

    以严承池的能力,要是再给他几年,恐怕还真的没有人能压得住他。

    可现在是老天也帮他。

    让他发现严盛居然得了胃癌,根本没得治了!

    严盛一倒,严承池才回严家四年,根基未稳,还能拿什么跟他斗?

    当初摇摆不定不肯支持他的人,一看见他亮出严盛的病例,就想也不想的答应跟他合作。

    联名提出召开股东大会,讨论更换财团董事长一事。

    “你别喊我大哥,我没有你这种白眼狼的弟弟!”严盛一走到董事长的位置上坐下,就沉下声,“我还没有死呢,你就着急罢免我,不就是想要自己坐上这个位置,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大哥吗?”

    话落,不等严宏开口,严盛又冷冷的补上一句。

    “旁系就是旁系,就是算到了严家的宗祠里,也只会耍些上不了台面的小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严盛一连几句话,指责的毫不留情,一下就把严宏骂的面红耳赤,又不能当面反驳。

    倘若他这个时候顶撞了严盛,那就真的坐实了他指责的罪名。

    不敬重兄长这种恶名,他可不会傻傻的去背。

    就算气得咬牙,也只能忍!

    “大哥说这话就误会我了,召开股东大会,可不是我一个人的意思,大家知道了大哥的病情,都很担心你的身体,想要让你好好的休养,至于董事长一职,你卸任之后,自然也不是我说了算,而是让在座的股东投票,能者居之。”

    -

    还有六章,下午六点之前更新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