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易海音给她的资料里写的清清楚楚,从严承池回到严家被当作继承人培养之后,反对意见提的最多的,就是他这个堂叔。

    现在大家都在传,这场股东大会是严宏召开的,那么目的,就绝对不会是扶持严承池上位。

    “你刚来,可能不知道,我们集团的董事长最近身体好像出了什么问题,前几天更是传出来患了绝症,连八卦消息都出来了,后来才被集团的公关部压下去的,如果消息是真的,那么集团的董事长肯定是要换人,就是不知道,这次会换成谁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听说,集团的继承人,不是池少吗?”夏长悦手心紧了紧。

    “这个谁说得准呢?豪门里的争斗,我们这种小人物,也就只能看看热闹,反正只要工资照发,你就不用管这么多,好好工作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身边的同事压低了声音,跟夏长悦说了几句,见上班时间到了,就没再多说。

    抱着手里的文件,就连忙的回了自己的座位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愣在原地,半响,才回过神,提步朝着自己的座位走过去。

    刚坐到办公桌上,就忍不住打开电脑,在网络上搜索起有关严氏财团董事长严盛的消息。

    难怪严承池会突然不告而别,是因为他大伯生病了吗?

    她曾经见过他跟他大伯打电话的样子,她听得出来,严盛应该是真心疼爱他的一个长辈,严承池那么桀骜的人,在他面前,都会变得谦逊很多。

    甚至连被说教,都会耐着性子听。

    如果他大伯真的得了绝症,他现在心里,是不是很难过?

    夏长悦握着鼠标的手,微微收紧,仿佛能感受到他悲凉的情绪,心情也有些沉重的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可眼下,最重要的还不是难过。

    严承池的堂叔既然选在这个时候召开股东大会,就一定是冲着董事长的职位,冲着严承池这个继承人来的。

    夏长悦看了一眼,嚯的从座位上站起来。

    十点了,这个时候,股东大会应该已经开始了吧?

    严承池那边的情况,还好吗?

    “听说股东大会已经开始了,我刚才去给其他部门送资料的时候,看见很多集团的大股东进了电梯,那阵仗,真是难得一见!”

    刚从外面回来的同事,一进到办公区,就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话音一落,就像在安静的办公区,投下了一块巨石。

    都默默关注着这件事发展的同事,都忍不住打开了话匣子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,今天的股东大会,凡是叫得上名号的大股东都来了,你们想想,一群商业巨头碰面,那阵仗,能不大吗?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比较关心池少,虽然说谁当董事长跟我们这种小职员扯不上多大关系,可你们说要是有个这么帅的董事长,每天来公司上班,是不是都得精神百倍?”

    “那我看你可能要失望了。”有人语气笃定的开口。

    一下子,大家的目光,都朝着声音的源头看过去。

    就连原本只是躲在一旁偷听消息的夏长悦,听见这句话都忍不住跟大家一样,探直了脖子,看向说话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