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可现在,这个老号码为她设置的专属铃声却响了。

    严承池眸光一闪,划开手机屏幕,看见上面的短信,全身都像是被雷劈到,狠狠的震了震!

    不敢置信的将短信里的字,一个一个的读了一遍,最后,彻底僵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【严承池,我想你了,很想很想……如果你现在在我身边就好了……】

    像是告白,又像是撒娇,像极她当年的模样。

    严承池呆立了很久,才像是突然回过神,将手里的被子往桌子上一放,抓起榻榻米上的外套,就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这么晚了,你还要出门吗?”管家看见严承池下楼,惊讶的询问道。

    话音还没有落下,严承池的身影已经消失在眼前。

    快得像一阵风刮过……

    “唰——”

    跑车如惊鸿般,从街道上一闪而过,最后停在酒店的门口。

    车窗降下来,露出男人如雕如琢的脸庞。

    他深邃的黑眸,定定的看向酒店大楼的某个方向,看见那盏还亮着的房间大灯,他眸光闪了闪,忍不住推开车门,提步朝着酒店里走过去。

    他知道她的房号,想起她发到他手机上的那条短信,就控制不住的想要去找她。

    哪怕不能见她,他也想要站在离她最近的地方,陪着她……

    “叮!”电梯门打开,严承池刚要往里走,身边蓦地走过来一个送餐员,手里还提着一盒外卖,跟他同时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按了同一个楼层。

    严承池的目光不经意的从他手上的外卖单上掠过,看清点外卖的房号,人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旋即,抬起头看向送餐员。

    “叫外卖的人,是不是姓夏?”送餐员愣住,他伸手就从对方手里接过他手上的外卖盒子,将餐盒的盖子掀开。

    看见里面的菜肴,眉心微拧。

    她居然这么晚还没有吃饭,点的还是这么没有营养的外卖?

    严承池脸色沉了下来,在送餐员开口之前,先一步启唇,“这盒饭我会赔偿,另外,我出十倍的送餐费,你帮我做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-

    夏长悦从浴室里出来已经快半个小时了,手上拿着毛巾,坐在椅子上,有气无力的擦着头发。

    她都快饿死了,外卖怎么还没有到了?

    夏长悦将手上的毛巾一甩,伸手就抓过手机,准备打电话询问。

    电话还没来得及拨出去,门铃就响了。

    “夏小姐,你好,我是给你送外卖的送餐员。”

    太好了!终于来了,再不来,她就要饿死了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激动的从椅子上蹦起来,朝着门口就狂奔过去,从门口的猫眼里看了一眼,确定门外的人是送餐员,连忙拉开房门。

    “很抱歉,因为路上堵车,所以来晚了。”送餐员看见夏长悦,忙不迭的开口解释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没关系,到了就好,只是……哪份是我的?”夏长悦看着送餐员手里的好几个大盒子,半响都不知道要接哪一个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夏小姐,我们餐厅在做活动,推出了很多的新菜想要请客户试吃,你被选为了我们的幸运客户,除了你点的菜之外,另外的这些,都是餐厅送给你试吃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