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灵儿,易海音其实……”

    “打住!你是我的闺蜜,我不许你帮易海音说情,现在是他隐瞒在先,不能合理解释在后,你不能帮他不帮我。”

    颜灵一听见夏长悦的话苗头不对,立时委屈的嘟起嘴。

    “好好,帮你,帮你就要看着易海音被冤枉死了。”夏长悦忍不住打趣,旋即,又认真的开口问,“灵儿,易海音知不知道你住在我这里?”

    如果易海音不知道,以他那个偏执的性子,没准每天离开剧组之后,都会到颜灵的公寓去等她。

    固执的非要将人等到为止。

    “谁管他知不知道,我就是为了躲他才搬走的,巴不得他不知道……”颜灵话说到一半,像是忽然明白夏长悦的意思,嚯的抬起头。

    眼神一瞬间变得复杂。

    要说知道易海音有多偏执的人,肯定是颜灵。

    他认定的事情,就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。

    天天在门口蹲点等人这种傻事别人干不出来,易海音绝对干得出来!

    像是意识到自己居然在担心易海音,颜灵脸色一变,“他爱等等他的,关我什么事?又不是我让他等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悦悦很晚了,你早点睡,我也去睡了。”颜灵说完,不等夏长悦说话,就掐断了视频。

    夏长悦坐在床上,呆呆的看着突然就被挂断的通话,半响回过神。

    才十点,她什么时候睡这么早过了?

    怕是担心某个傻子真的在她家门口等一晚上,跑过去找人去了吧?

    明明就在乎,非要口是心非。

    夏长悦忍不住笑出声,抬头看着窗外皎洁的月光,忽然就想起严承池了。

    他们就在一个城市里,明明很近,为什么却一下子,变得那么远。

    她走到窗边,看向半空中的月亮,心里微微一动,知道他的手机不会开机,反而忍不住给他发了一条短信。

    反正他也看不见,她说了什么,都不用害羞。

    看着短信发送成功,哪怕知道他不会看见,夏长悦的脸颊,还是不自觉的红了红。

    从四年前,他们分开之后,她就再没有跟他说过这种话。

    如果他能看见,一定觉得是自己见鬼了……

    将手机放到桌子上,夏长悦就转身去拿衣服,进浴室洗澡。

    -

    严承池在阳台站了很久,久到杯子里的酒喝完了,桌子上的一瓶红酒也喝完了。

    安静的夜色里,微凉的夜风吹在身上,有些冻人,他穿着薄衬衫却像是完全感觉不到。

    浑身都透着孤寂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嘀嘀——”口袋的手机震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听见那个铃声,他的身体微微一僵。

    下一秒,才像是确定不是自己的幻觉,伸手将手机拿出来。

    他突然离开g市,早就猜到夏长悦一定会找他,他不想她卷进严家的内斗里来,所以一早就换了号码。

    可今天知道她进了严氏集团,他忽然就忍不住将老卡也插到了手机里。

    明知道她尝试了这么久都不打通,一定不会再打了,他还是忍不住给她保留了她能随时联系到他的方式。

    哪怕她根本不知道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