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机会难得,她连忙放下酒杯,就从另一个方向,朝着他的位置,迅速的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赶在严承池进入洗手间之前,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隔着几步的距离,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身影,低低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细不可闻的声音,站在她前面的男人,还是听见了。

    几乎是同一时间,就回过身来,定定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,依旧冷漠,却透着她熟悉的光芒,还有,丝丝的宠溺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瞬间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几天担心,在看见他的这一刻,都变成了委屈。

    太多的问题想要问,却一句都问不出来。

    只是贪婪的看着他的棱角分明的脸庞,知道他没事,她的心脏,瞬间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刚要开口,身后就传来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她再抬头的时候,严承池的眼神,已经变得冷漠疏离,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就进了洗手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娇小的身子,僵硬的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回过神,也连忙的推开女洗手间的门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靠在门板上,大口的喘着气。

    她没有想到,她今天能这么顺利的看见严承池。

    却也没有想到,严承池会像完全不认识她一样……

    他一定是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夏长悦双手紧紧的握拳,想起刚才在草坪上发生的那一幕,心脏又揪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旁系的堂弟,都敢跟严承池叫板,他在严家的处境,是不是很艰难?

    可她什么都帮不上忙,不给他添麻烦,已经是万幸了。

    夏长悦低垂着小脑袋,想了想,就拉开洗手间的门,准备离开庄园。

    她的身影刚在拐角消失,严承池颀长的身影,就缓缓的从洗手间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看着她离开的方向,深邃的黑眸,氤氲着隐晦不明的光。

    看向身边的金特助,“严承阳人呢?你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是,属下明白!”金特助面无表情的领命。

    严承阳恐怕得在医院的病床上躺一段时间了。

    话落,严承池俊美的脸庞,神色变得冷鸷,提步离开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庄园大门外。

    夏长悦刚刚避开人群,悄悄出了庄园,还没有等喘一口气,就看见站在她面前的尚凌司,晶莹的双眸一眯。

    只迟疑了一秒,就越过他,往路边走。

    “这里不好拦车,我送你回去。”尚凌司对她的怒气视而不见,依旧慢条斯理的跟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双手c兜,一脸邪气的样子,比严承阳更像一个纨绔子弟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被严承阳s扰的时候,你明明就站在旁边看着,却见死不救,现在却好心的要送我回家,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你?”

    夏长悦脚步一顿,抬起头,横了一眼一直跟着她的男人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严承池正好来了,当时的情况,她绝对不会放任自己被拖走,死也得将尚凌司拖下水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人不是好好的吗?事实证明,你根本不需要我救。”尚凌司邪眸微闪,淡淡的笑出声。

    瞥见夏长悦愤怒的目光,他嘴角的笑意愈发的深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