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你看够了没有,还要不要走?”夏长悦盯着出神的尚凌司,见他半响都没有反应,不安的扯了扯身上的裙子。

    她刚才自己低头看了一眼,明明很规矩的长裙,该遮的都遮着了。

    又不暴露,他看得这么认真做什么?

    闻言,尚凌司才意识到自己居然在她面前晃神了,子瞳一紧,若无其事的敛起眸。

    “尚先生,你看,还满意吗?”店长一见尚凌司脸色隐晦不明,连忙上前询问。

    “费用挂到我的名下,到时间会有人来跟你结。”尚凌司话落,伸手就准备去牵夏长悦。

    夏长悦却在他的手碰到她之前,先一步提起裙摆,自己出了店门。

    不等尚凌司跟上来,就自己走到他的车旁,等着他开门。

    尚凌司对她的防备也不放在心上,替她拉开车门,等她上了车,才绕到驾驶座,发动车子朝着晚宴的地点开过去。

    路上,还提点了夏长悦两句。

    “里面的人,随便一个你都得罪不起,跟在我身边,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时候,就索性不说话,像在我面前这么冷漠就对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看着难得好心的尚凌司,眼底掠过一抹精光。

    他这么好心提醒她,是怕她一会儿给他惹祸吧?

    虽然早就知道,这种高级宴会的场地,不会是什么普通的地方。

    可当他们真的抵达庄园的时候,夏长悦还是狠狠的吃了一惊!

    占地上百倾的庄园,怕是有些年头了。

    欧式的别墅风格,独有韵味。

    建筑前,偌大的庄园绿地,才是它最让叹为观止的地方。

    迎面扑来的气息,并不如这个城市给人的压迫感,反而透着一种返璞归真的清新脱俗……

    “不用急着看,一会儿有的是时间,先跟我入场。”尚凌司替夏长悦拉开车门,朝着她抬起手臂。

    示意她挽上他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女伴,不这样,你今天晚上可进不去。”尚凌司见她抗拒,淡淡的启唇。

    夏长悦咬了咬唇,看了一眼只剩不到百米距离的大门。

    只要进了那道门,她就摆脱尚凌司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蓦地伸出手,轻轻的挽住他的手臂,任由他得意的勾起笑,带着她朝着签到处走过去。

    有邀请卡,他们顺利的进了庄园内的宴会场地。

    “宴会还没有正式开始,你要见的人应该还没有来,先陪我到庄园里,跟这里的主人打个招呼。”尚凌司刚准备带着夏长悦往里走,刚刚还挽着他手臂的人,忽然抽回了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“尚先生如果有事,就先去忙吧,我一个人四处转转就可以。”夏长悦轻轻的勾起唇,笑眯眯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女伴,怎么能不跟着我……”尚凌司的话还没有说完,蓦地察觉到什么,看着小狐狸一样的笑容,眯起邪眸。

    “你在利用我?”

    “说利用太难听,不过是各取所需,现在目的达到,各奔东西,尚先生对这种事情,应该不会陌生才对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故意将话说的很暧昧,见尚凌司气得黑了脸,才摆摆手,转身准备去找严承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