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夏长悦眯了眯眼睛,好奇的点进去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心善”慈善晚宴,是s市商界的一名老前辈设立的,后来沿用成了上流社会的一种传统。

    没有明星荟萃,清一色的商界大佬和商业精英。

    能出席宴会的人,都是在商界叫得出名号的人物,或者有强大的身家背景,否则别说参加宴会,就是连大门口都不能靠近。

    夏长悦看着被记者扒出来的名单,上面有不少人,虽然她不认识,可都听说过。

    可都是些与她无关的人。

    夏长悦按捺着性子,很认真的将名单从头到尾都看了一遍,都没有找到她要找的那个名字。

    是她想多了吗?

    她还以为,如果严承池真的回了严氏财阀总部,或许,会出现这个宴会。

    将手机关掉,夏长悦简单的洗把脸,就躺到床上,拿着向枫给她备好的资料,准备起下午的交流会。

    等会议结束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六点。

    夏长悦是最后一个离开会议室的。

    抱着一堆做了笔记的资料,正打算回酒店的房间里,好好的消化一下今天学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刚走到会议室门口,就看见向枫给她指派过来接应的助手。

    “夏编剧,会议提供的自助餐厅就在你们入住的酒店,不过向导说了,如果你想要出去尝尝s市的特色菜,可以让我带你去。”年轻的助手,很礼貌的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帮我谢谢向导的好意,不过不用了,我直接回酒店吃就行。”夏长悦想了想,还是想要尽早把手上的工作结束,可以有时间去打听一下有关严承池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那我送夏编剧回酒店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没有说什么,提步就走在前面。

    刚走了几步,她突然想起什么,抬头看向身边的助手,“你知道严氏财阀的总部,在哪个位置吗?”

    “在s市,恐怕没有人不知道。”助手笑了笑,才开口,“就在s市的金融中心,最高最奢华的银河大厦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心里微微一动,却没有再多问。

    提步就朝着自己的房间走过去,刚走到门口,就看见一抹颀长的身影,斜倚在她的房门口,脚步一顿。

    等她看清眼前的人是谁,子瞳蓦地一紧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你都来了,我要是不过来,怎么追你?”尚凌司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,邪气的脸庞上,看不出心思。

    他今天穿着一身正式的白色西装,明明很英伦风格的西装,偏偏给他穿出了一种妖孽般的邪佞。

    见夏长悦不待见他,也不生气,反而主动的提步上前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来这里,除了开会,无非就是想趁机打听某个人的消息,何必这么麻烦,你讨好一下我,我可以带你去见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身体怔了怔,震惊的抬头看他。

    “不信我?”尚凌司高大的身躯,往她身边靠近,垂眸盯着她一字一顿,“看来,你还不知道我的身份,在s市,我想要找一个人,可比你容易多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