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没说什么,只是我跟他打听了一些事情,出差是向枫安排,时间不早了,早点睡吧。”夏长悦见她心情不好,眸光闪了闪,没有多说。

    这一晚,两个人都睡得很不安稳。

    天不亮,夏长悦就开始起来收拾行李。

    只是两天的会议行程,她要带的东西很少,十分钟就收拾好了。

    见两个小家伙都没有睡醒,放轻了手脚,就拿着手机走到阳台。

    拨出了那个熟记在心里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,请稍后再拨……”机械的播报声,让夏长悦眼神变得黯淡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她拎着行李箱,看了一眼床上的两个小宝贝,忍不住亲了亲他们的小脸蛋,才离开公寓。

    -

    s市,国际机场。

    飞机抵达s市的时候,是上午阳光最明媚的时候。

    湛蓝的天空,万里无云。

    一出机场,夏长悦就拎着行李,打车去了这次会议指定的接待酒店。

    刚进到市里,随处可见的高楼大厦,就夹带着浓浓的奢华气息,迎面扑来。

    “小姐,到了。”计程车停在一家酒店前,师傅扭头朝着夏长悦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夏长悦付了车钱,就下车,绕到后备箱提行李箱。

    进了酒店办理入住。

    “嗡嗡……”刚办好入住,拎着行李箱进了房间,她的手机就响了。

    “到了?”向枫淡漠的语气,在电话的那头响起。

    “刚进酒店,你的电话就来了,要不是知道你留在剧组监工,我会以为你偷偷跟在我后面。”夏长悦将行李箱放好,坐到阳台的榻榻米上,打趣道。

    闻言,向枫也轻声笑了笑,“你托我打听的事情,我打听了一下,严氏财阀的亚洲总部,确实在s市,不过打听不到池少的消息,不确定他是不是回s市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查不到吗?”夏长悦有些失落的咬住唇。

    尚凌司的话,让她隐约能察觉到,是严家出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严承池最有可能的,就是回了严家。

    可她根本连严家在哪里都不知道,更不用说找到严承池。

    她只是想要确定,他是不是还好……

    “夏编剧,你是去出差的,心里只惦记着私事,不好吧?我说你昨天晚上怎么答应我答应的这么快,原来是假公济私,嗯?”

    向枫的语气,沉了下来,佯装生气的呵斥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你叮嘱我的事,让我主动联络的人,我都记得,放心吧,不会耽误你的大事!”夏长悦回过神,连忙笑着开口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刚舟车劳顿赶到这里,你总要让我好好休息一下,下午的交流会,才能好好表现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,给我打电话,我在s市有几个靠谱的朋友,能让人帮你。”向枫说完,才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夏长悦将手机放床上一放,正准备进洗手间,手机屏幕忽然又亮了。

    她点开一看,才发现是一条当地新闻推送。

    【名门汇聚,商界泰斗亲临,跟着小编一起探秘今晚“心善”慈善晚宴的出席嘉宾阵容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