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娇小的身子,就站在路边,听见尚凌司的话,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剧组大门。

    她在剧组上班,在这里很正常,可他明明是故意过来堵她,却能装出一副偶遇的样子,不去演戏真是可惜了!

    不过向枫的助手不是说他在公司破产后就失踪了,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“好歹我们在电梯里也同生共死过,也算是生死之交了,你看见我,一定要这么冷漠吗?”尚凌司一手扶住车门,从驾驶座一跃而出。

    提步就走到了夏长悦的面前。

    狭长的桃花眼微微一眯,唏嘘,“你这副表情,真的很像我是来讨债的,难不成,你欠了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句话我也想问,不知道我欠了尚先生什么,值得你三番几次来堵我?”夏长悦看见他靠近,本能的往剧组的大门退。

    那里有门卫,要是尚凌司再想强行带她走,她马上就可以喊人。

    “你很怕我?”尚凌司瞥见她的举动,不怒反笑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,我们虽然遇见很多次,可我好像没有真的对你做过什么坏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微微一怔,咬着唇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可心里,却很认同他这个说法。

    尚凌司亦正亦邪,说话做事也全无章法,可是对她,好像真的没有伤害过她。

    甚至,在电梯里的时候,他还帮过她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眸光闪了闪,又往后退了好几步,离门卫更近了。

    她一直乖乖听严承池的话,离尚凌司远一点的原因,就是因为她根本猜不到尚凌司接近她的目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他越是让人看不透,就证明他越危险。

    既然看不懂,她可以不看,躲得远远的,总不会错。

    “夏小姐难道就不好奇,我今天为什么过来找你。”尚凌司在她转身退回剧组的瞬间,蓦地启唇。

    闻言,夏长悦脚步一顿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严承池昨天晚上应该已经离开了,你难道就不好奇,他去了哪里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浑身一震,迅速的回过头来看他。

    “看来是我猜对了,那夏小姐要不要继续听我猜一猜,他为什么会离开,又去了哪里?”尚凌司双手抱肩,不紧不慢的启唇。

    挺拔的身影,就站在跑车旁,静静的等着夏长悦做决定。

    “你的条件!”夏长悦纠结了几秒钟,抬起头看他。

    不管尚凌司是真知道,还是假知道,他都不会平白无故跑来告诉她。

    可她真的很担心严承池。

    他就突然这么消失了,还将瀚瀚和茉茉都送回她身边,就像……永远不会回来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这么提防我,我如果想对你做什么,你提防也没有用。”尚凌司邪气至极的启唇,不等夏长悦开口,又兀自说道。

    “陪我吃顿饭,我就把我知道的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吃一顿饭?”夏长悦狐疑的看向他,愣在原地没有动。

    他的条件怎么会这么简单……

    尚凌司像是看出她的心思,提步走到她面前,盯着她的眼睛,一字一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