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他是准备让她在这里吃一顿饭,最后因为不够钱付账,被抓去洗碗吗?

    颜灵坐在椅子上,忐忑的等着一去不复返的易海音。

    就在她纠结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的时候,忽然看见一抹熟悉的身影从餐厅外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的手里,还抱着一大束的玫瑰花,大步的朝着她走过来。

    红色妖艳的玫瑰,跟他俊逸的身影,映衬出强烈的反差。

    他一身白色的西装,手里抱着一大束红玫瑰,就像骑着白马的王子,一步步的走到颜灵面前……

    将手里的花,递到她手里。

    “别人有的……你想要……也有。”易海音的清冷的声音,透着如钟如鼓般,震耳发聩的穿透力,回响在颜灵的耳边。

    她呆呆的看着抱着玫瑰花的易海音,脑海里,闪过她跟夏长悦说的玩笑话。

    她当时,只是随口说了一句,让夏长悦送给她一束,没有想到,他竟然放在心上了。

    颜灵的眼前,仿佛又出现了,他刚才牵着她,一直在路上找东西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,就是在找花店?”颜灵抬起头,看见他额头上的薄汗,心口像是被什么东西,狠狠撞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喜欢吗?”易海音不答反问,琉璃般的双眸,定定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喜欢……”颜灵抱着他送的玫瑰花,重重的点头。

    闻言,易海音蓦地笑了。

    嘴角轻轻扬起的笑容,如清风拂面,又如雪莲盛放,带着让人说不出的感染力……

    这是颜灵第二次见他笑了,可还是愣住原地,半响都回不过神。

    她忽然觉得,他笑起来的样子,都让她手里的花,黯然失色了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……我也喜欢。”易海音一步上前,伸手就将她连同花一起,拥进怀里。

    明明知道他应该是在说花,可莫名的,颜灵就是觉得,他那句话的意思,是在说,她喜欢花,他喜欢她……

    太让人害羞了!

    颜灵从他怀里挣脱出来,一屁股就坐到椅子上,用花挡住绯红一片的脸。

    易海音平时对谁都冷冰冰的,总喜欢一个人安静的坐着,疏离的让人不敢靠近,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,他追起女孩子来,简直就是个老司机!

    西餐、玫瑰、外加他清冷不刻意的举动……

    尤其他总喜欢用那种分外单纯和无辜的声音,附在她耳边低喃,“女朋友……女朋友……”

    仿佛“女朋友”这三个字,能变成一个魔咒,将她禁锢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颜灵越想,脸越红,到最后,就恨不得将脸埋进碟子里。

    “灵儿……”易海音清冷的声音,透着一丝缱绻的意味,目光灼灼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颜灵原本就绯红的脸,立时像是被点了火,嗖的一下就红透了。

    “不许用这种语气喊我的名字!”简直就是在勾引她犯罪呀!

    “我吃饱了,谢谢你请我吃饭,我先回家了。”颜灵趁着自己还残留一丝理智的时候,连忙伸手抱过桌子上的玫瑰花,转身就要跑。

    刚迈出一步,易海音已经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臂,“灵儿……等我。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