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夏长悦这个时候冷静下来,才忽然想起,她包里还有手机。

    没有信号,她居然也忘了拿出来照明,还被尚凌司吓唬的一愣一愣的,真是蠢毙了!

    夏长悦扶着墙面站了起来,扭头看着一直没有动静的尚凌司。

    见他还是坐在地上,也没有多想,径直的走到距离电梯门最远的位置。

    电梯门被打开的时候,强烈的光线,让她本能的伸手捂住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还没有等她缓过神,娇小的身子,就落入了一个宽阔的怀抱。

    严承池抱着她,很用力的抱着她,像是要将她勒死的那种蛮劲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……夏长悦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直低声的喊着她的名字,像是怕她不见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就是被吓到了,但是你再这么用力的抱我,我估计就要被你勒死了。”夏长悦没有伸手推他,只是瘪着嘴,囧囧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抱我出去,我腿软……”

    她真的很害怕,如果不是一直提防着尚凌司会对她做什么,根本不敢细想自己身处的环境,她现在肯定已经吓得说不出话了。

    倒是尚凌司,今天居然没有乘人之危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被严承池抱起来,下意识的扭头看向尚凌司的方向。

    只见电梯门已经打开了,他却还是保持着坐在地上的姿势,根本不打算起来。

    俊美到邪气的脸庞,看不见半丝之前的狂妄邪佞,反而有些苍白。

    他不舒服?

    可是不对呀,他刚才还一直在跟她说话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忽然想起来,好像到后来,说话的人就一直是她了,尚凌司到后面,几乎没再开口。

    夏长悦脑子里闪过什么,还来不及反应,就见严承池已经抱着她,走到尚凌司的面前。

    淡淡的启唇,“尚先生还站得起来吗?幽闭恐惧症可不是小问题,如果需要帮忙的话,我不介意让我的特助送你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最了解你的人,一定是你的对手。

    他们这种背景的人,对方有什么弱点,一早就会查清楚。

    尚凌司有幽闭恐惧症,虽然知道的人很少,却瞒不住严承池。

    听见他的话,尚凌司脸上看不见一丝惊讶,只是朝着夏长悦的方向望了一眼,“不劳你们费心,我的助手应该很快就会到。”

    尚凌司说着,伸手扶着墙面,缓缓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抬头的瞬间,夏长悦才发现,他的脸色不止是苍白这么简单,而是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孱弱。

    像是全身的气血都被人抽干了一样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脑子里,闪过他们刚才一起被困在电梯里画面,眉心微微一拧。

    这个人……

    他刚才是看出了她在害怕,所以才威胁她,故意分散她注意力的吗?

    夏长悦的心里,瞬间变得有些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她刚才全程都在提防尚凌司,确实没有注意到他有什么异常。

    更加没有想到,他自己明明不舒服,还会帮她……

    “尚先生!”尚凌司的助手,很快就赶来了,紧张的上前,扶着他,就出了电梯。

    -

    下午两点,还有三章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