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难不成是有哪个富家公子,看上了我们剧组的人?”

    “谁?是谁?速速招来!我要去抱大腿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去……”

    一大货车的玫瑰花,立时引起剧组里其他工作人员的注意,大家都纷纷的开始议论。

    还在犹豫能不能把花退掉的夏长悦,很快就被发现了。

    “夏编剧,门外这一车的花,是你的?”

    “该不会又是昨天那个万恶的混蛋送的吧?”

    “你身边还有这种混蛋吗?能不能给我介绍一个,我也好想每天到剧组就能收到这么好看的玫瑰花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被众人围在中间,你一言我一语的调侃。

    甚至有人,都开始往她身边凑,想要看她手上的收据单。

    一想到那张收据单上有严承池的签名,夏长悦神经一凛,立时挡住了落款的地方,抬起头。

    清了清嗓子,强装冷静。

    “你们瞎想什么呢,这是一会儿拍戏要用的道具,是导演没空,才让我帮忙签收一下。”夏长悦话落,麻利的在收据上签了名,递给快递员。

    朝着剧组不远处的空地上一指,“先把花搬到那里吧。”

    看着快递员转身离开,她才蓦地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们剧组什么时候这么壕了?居然订这么多的鲜花当道具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,这部剧向导一早就说要打造成精品剧,不下血本怎么行。”

    “也对呀,我刚才还在想,要是哪个男人能送我这么多花,我分分钟就决定嫁了!”

    “你想得美……”

    周围的同事见没有八卦可以聊,又散了。

    留下一个浑身僵硬的夏长悦,看着快递员,将一货车的玫瑰花,都搬到空地上。

    半响,才回过神。

    趁着没有人注意的时候,偷溜到没有人的地方,拿出手机,给严承池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嘟嘟——”

    电话一拨通,立时就有人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?”电话那头,严承池低沉魅惑的声音,如同大提琴般传进耳里,分外悦耳。

    夏长悦微微有些晃神,反应过来之后,又纠结了。

    她是要严承池为什么要给她送花,还是要直接开口让他以后都别送了……

    他今天这一出,摆明就是因为昨天的事情在吃醋,万一不小心又惹到他怎么办?

    “严承池,我错了……”夏长悦捏着耳朵,隔着手机就开始认怂。

    知错就改就是好孩子。

    与其等会儿说错话惹他生气在道歉,她还不如现在就认错,或许就不用死的那么惨。

    一想到每天都要收到这么多的玫瑰花,她总一种自己会被花淹死的预感……

    “唔,先说说,哪里错了。”电话那头,严承池似乎很满意她的态度,飞扬的声音,透着一丝得意。

    “我不该说你小气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不该说你爱吃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该给你做全醋宴。”夏长悦扳着手指头数,数到最后,晶莹的大眼睛看向摆满了一片空地的玫瑰花,浑身抖了抖。

    “也不该收别的男人送的玫瑰花!”她现在最讨厌的话,一定是玫瑰,她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红玫瑰了。

    呜呜……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