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心情不好,去找别人迁怒这种事情,放在别人身上很奇怪,放在尚凌司这种喜怒无常的人身上,倒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只是,他似乎没打算对夏长悦做什么,光是把人掳走,又算哪门子出气?

    难道,尚凌司只是在试探他多在乎夏长悦?

    严承池眯了眯邪眸,“让人盯紧尚凌司,顺便去查一下,尚家近期,有没有什么大的投资,尚凌司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,只是为了一个小小的影视投资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!”

    严承池在书房忙了将近一个小时,想起在为他做饭的夏长悦,眸光闪了闪,蓦地放下笔,就从书桌前站起来。

    提步出了书房,径直的下楼。

    客厅里,瀚瀚正在玩拼图,茉茉就乖乖的坐在他身边看。

    偌大的一个世界地图,居然才两天的功夫,就让他拼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软糯糯的小身子正趴在拼图上,小心翼翼的往前面挪。

    就连向来眼睛里只有吃的的小公主,都看得入神。

    眼角瞥见从楼上下来的严承池,立时高兴的朝着他跑过去。

    “粑粑!”

    粉雕玉琢的小脸凑上前,就往严承池的俊脸上,吧唧了一口。

    严承池眼神立时变得温柔,长指捏了捏她的小脸蛋,才抱着她,朝着还趴在拼图上的瀚瀚走过去。

    蹲下来,跟他平视。

    “需要帮忙吗?”严承池淡淡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瀚瀚大王自己可以。”瀚瀚头也不抬的开口。

    旁边的管家,立时忍不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池少,小少爷很聪明,就连幼儿园的老师都说,他懂的东西,已经超出了同龄的孩子太多,完全可以不用再读幼儿园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自己的意思呢?你想不想读?”严承池眸光一闪,看向瀚瀚。

    闻言,专注玩拼图的瀚瀚,终于抬头小脑袋。

    精致的小俊脸上,闪过一丝犹豫,小眉头皱了皱,才干脆的开口,“读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你如果不想按部就班的上学,我可以安排你进精英训练营。”严承池黑眸平静的看着眼前的小家伙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“小悦悦说,小孩子就该干小孩子的事情,还有……”瀚瀚小嘴嘟了嘟,看向了靠在严承池怀里的茉茉。

    “妹妹太笨,没有我,她连作业都没得抄。”

    茉茉:“oo……”

    小公主才不笨,小公主只是懒!

    “池少,夏小姐的饭做好了,可以开饭了。”管家恭敬的提醒。

    严承池敛起眸,将茉茉放下来,让她跟着瀚瀚去洗手,自己转身,先提步朝着餐厅走过去。

    难得夏长悦识相,会主动给他做饭,他很期待,她给他准备了什么。

    可等他走到餐厅里,看清餐桌上的菜肴,脸瞬间黑了。

    糖醋排骨。

    糖醋鱼。

    醋溜土豆丝。

    酱醋白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桌子的菜,都是带醋的!

    “她今天熬了什么汤?”严承池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酒糟酿……酸的。”管家硬着头皮回禀,“夏小姐说,池少你吃了一路的醋,怕你晚餐会想念醋味,这一桌子的菜,都是特意为你准备的。”

    “夏、长、悦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