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嚯的松开她,坐起身,抬头就吩咐金特助开车。

    夏长悦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脸庞,忽然就伸出手,摸了摸他的耳垂,“严承池,你很热吗?你的耳朵好红呀!”

    严承池:“……”闭嘴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是怎么知道我被尚凌司带走了,还来得这么快?”夏长悦眨巴眨巴眼睛,问道。

    不等严承池说话,在前面开车的金特助就飞快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池少一直让人跟着尚凌司,这个人行事作风跟正常人不一样,池少让夏小姐离他远一点,也是为了以防万一。”

    “他跟正常人有多不一样?”夏长悦好奇的追问。

    回想起跟尚凌司的几次碰面,这个人虽然情绪有些反复,可是好像也并不像他们说的那么恐怖。

    就像今天,尚凌司虽然把她掳走了。

    可是从头到尾都没有勉强她做什么,就连她不肯喝酒,他也没有勉强,只是任由她坐在一边,看着他一个人喝。

    她实在想不明白,他到底在打什么算盘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金特助看了一眼严承池,见他没有反应,才继续开口。

    “其实属下对尚凌司的了解也不算多,只是业界内对他的评价,都是捉摸不定,做事全凭喜好,就像一颗不定时炸弹,随时会引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听说了什么?能再跟我多说一点关于尚凌司的事情吗?”夏长悦坐正了身体,感兴趣的看向金特助。

    下一秒,她的下巴就被一只大手镬住了。

    严承池不悦的声音,低沉的响起,“你很关心尚凌司?嗯!”

    一个强行带走她的男人,她不恨得咬牙切齿,还一直在打听尚凌司的消息。

    是不是他去救她,她还觉得他多管闲事了?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耳朵又红了……”夏长悦葱白的手指,往他的耳朵指了指。

    “我被你气的!”严承池咬牙,朝着开车的金特助低吼,“靠边停,让夏编剧下车。”

    “别别!我知道错了,你送佛送到西,顺路送我到别墅看看瀚瀚和茉茉。”夏长悦一看见他恼羞成怒,连忙认怂。

    一路上,都乖乖的闭嘴,不敢再吭声。

    到了别墅,见严承池还是黑沉着脸,她晶莹的双眸一闪,主动的开口,“我给你做饭吧?”

    闻言,严承池脚步一顿,回过头来看她。

    黑眸的光色,明显变得温和许多。

    算她识相,还知道他辛苦了一趟,懂得讨好他。

    严承池挑了挑眉,轻哼的一声,“嗯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娇小的身影,钻进厨房里,才提步上楼。

    径直的进了书房。

    “池少,已经让人去查过了,尚凌司近期除了在针对严氏集团投资的新剧之外,没有别的动作,今天会突然去拦截夏小姐,应该是因为宋心菲栽了,他投资的电视剧,已经无法跟严氏集团抗衡,所以故意去找夏编剧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金特助站在书桌前,恭敬的回禀。

    “只是这样?”严承池长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击在桌面上。

    他总有一种感觉。

    尚凌司的目的,应该没有那么简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