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严承池y鸷的目光,狠狠的扫过眼前的大堂经理。

    “在贵宾8号包间……”大堂经理对上他杀人的目光,浑身一颤,忙不迭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池少!”金特助慢一步,带着人赶来,看见被严承池吓到站不住的大堂经理,怔了怔。

    下一秒,严承池已经松开手,提步就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见状,金特助连忙带着人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叮!”电梯门打开,严承池径直的走到包间门前,“把门给我踹开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几个保镖上前,一脚就将紧闭的包间门给踹开了。

    严承池伟岸的身躯,提步走了进去,鹰隼般的黑眸,迅速的扫过包间里的场景。

    看见缩在沙发边缘的夏长悦,子瞳紧了紧。

    “我不过是请夏编剧喝杯酒庆祝,池少这么大的阵仗找过来,是不是太紧张了?”尚凌司端起手边的酒杯,朝着严承池示意,嗤笑道。

    闻言,严承池眸光一沉,蓦地提步朝着他走过去。

    伸手揪住他的衣领,一拳就揍到他的脸上!

    雷霆万钧的一拳,不留任何情面的砸到尚凌司的脸上,动作迅速的,让他根本来不及避开。

    只能硬生生扛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警告你,别碰她。”

    “池少这话说的好笑,我碰她什么了?我不过是约夏编剧出来喝酒,她都还没有生气,你着什么急?”

    尚凌司推开严承池的手臂,用手背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迹。

    目光落到严承池身后的保镖,邪佞的双眸闪了闪,没有还手。

    “那麻烦尚先生下次请人的手段高明一点,否则一不小心,会让人以为你是想要绑架。”夏长悦看严承池,连忙从沙发上站起来,走到他身边。

    听见尚凌司的话,忍不住开口讥讽。

    “你不喜欢,下次我会换温柔一点的方式,至少,不会像某些人,只会使用暴力。”尚凌司像是听不出夏长悦的意思,反而温柔的笑了。

    话里话外,都像严承池才成了外人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气氛又变得仄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严承池要动怒的时候,夏长悦忽然伸手扯住了他的小指,抬头看向尚凌司,“不必了,我跟尚先生,还是不要再见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严承池,我们走吧。”她攥着严承池的手,无声的收紧。

    严承池回头看了她一眼,瞥见她微微有些发白的脸庞,伸手牵住她,大步的出了包间。

    尚凌司知道拦不住,索性不拦,又兀自的坐了下来,继续喝酒。

    -

    “我不是让你离尚凌司远一点?”一上车,严承池就将夏长悦压到车座上,黑眸愠怒,牢牢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不关我的事,他突然就杀到我们剧组去了,我都还没有反应过来,就被他掳到这里来了,跟个绑架的惯犯一样,我到现在还是懵的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撇了撇嘴,着急的解释。

    下一秒,瞥见严承池y郁的面容,眸光闪了闪,问道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现在,是在吃醋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满腔的怒火,对上她纯净的双眸,想发都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耳根,浮现出一抹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