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没有注意到,听见她的话,靠在她肩膀上的茉茉,立时收起可怜的样子,朝着跟在后面的瀚瀚狡黠的眨了一下眼睛:“生小宝宝第二步,搞定!”

    “都躺好了,盖好被子,不许乱跑。”夏长悦朝着在床上打闹的两个小家伙交代了一声,才拿起睡衣,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可她的门刚关上,刚才还只是躺在床上玩耍的两个小家伙,立马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对视了一眼,齐刷刷的朝着床边挪了过去,跐溜一下就爬下床,一前一后拔腿朝着严承池在的主卧室跑过去。

    踮起脚尖打开门,麻利的钻到被窝里。

    等夏长悦洗完澡出来,原本该乖乖在床上睡着的两个小家伙,都没有了踪影。

    她娇小的身子,微微一怔,错愕的看着空荡荡的房间。

    回过神来,连忙朝着门外走过去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他们是跑到楼下玩去了,谁知道刚走到主卧室的门口,就看见守在那里的管家。

    “夏小姐,你是要去找小少爷和小小姐吗?”管家朝着主卧室的方向指了指,“他们都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看着眼前的房门,子瞳一紧。

    这是严承池的房间,她可没有忘记,他今天晚上喝的那一大碗汤,她现在进去,简直是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“夏小姐,池少还在书房,如果你没有什么别的吩咐,我得去书房给池少送东西了。”管家话落,朝着夏长悦微微示意,才提步离开。

    楼道里,一下空了下来。

    听见严承池在书房,夏长悦眼睛一下亮了。

    趁他回来之前,进去将两个小家伙抱出来,应该不会有事,她动作快一点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夏长悦伸手推开房门,就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看见被窝里鼓起的两个包,提步就走了过去,将睡在边上的瀚瀚,先抱了起来,然后转身走出去。

    抱到客房,将他放到床上,盖好被子,才重新朝着严承池的房间走过去。

    她得动作快一点,万一一会儿碰上严承池回来。

    夏长悦重新进了主卧。

    “怎么浴室好像有水声?”夏长悦怔了怔。

    是她听错了吗?

    她的身体僵硬了几秒,发现又没动静了,才连忙走到床边,准备抱起茉茉就走。

    可等她掀起被子,却发现刚才还好好睡在床上的小公主不见……

    昏暗的光线里,夏长悦看不见,一抹软乎乎的小身影,正从床的另一边,沿着床角,猫着小身子,往房门外爬。

    在夏长悦察觉到异常,准备开灯的时候,茉茉已经麻利的爬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房门蓦地关上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浴室的门,忽然从里面打开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忽然有一股不详的预感,娇小的身子一转,拔腿就朝着房门的方向跑过去。

    可等她冲到门口,一拧门把,就发现自己悲剧了。

    门居然……被、人、反、锁、了!

    出不去,夏长悦紧贴着门板,回过头。

    看着浴室里,走出来的那抹伟岸的身影,一步一步的朝着她走过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