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我不拦着你,让你去跟颜灵解释,你预备怎么解释?”严承池嘴角勾起戏谑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去告诉颜灵,当初那个伤害了她的陌生男人就是易海音,然后呢?她的伤痛能减轻一点吗?易海音的苦衷,你很清楚,你尚且觉得情有可原,颜灵又要怎么想?不知道的时候,还可以有个恨的对象,知道之后,易海音是没有机会了,可同时,她还连怨恨的对象也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觉得,那样对她比较好?”严承池扭头,看向愣住的夏长悦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能让灵儿一直这样被蒙在鼓里!”夏长悦脸色白了几分,咬了咬唇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觉得没有什么不好,易海音是在补偿,但是他对颜灵的心思,也是真的,他是我见过,最偏执的人,世家的少爷里,像他这样有病,连话都不爱说,却能牢牢掌控着易家继承权的人,我还没见过第二个,他心里盘算的,恐怕连我都猜不透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薄唇微启,眼神里透着深意。

    一个患病多年的大少爷,别说是易家独子,就能荣华无限。

    大家族里的竞争,远比外人看起来复杂和血腥多了。

    易家家主只有易海音一个儿子,可不代表其他的叔伯就没有儿子了。

    易海音当初的病情,严重到连口都不愿意开,易家里,却没有人敢跳出来跟他抢继承权,可见易海音根本不像他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一个骨子里,隐藏了王者风范的人,他的本性,肯定不止偏执,还很强势。

    或许,他只是在等自己觉得弥补够了,跟颜灵回到平等的地位。

    再然后……

    严承池眸光闪了闪,没有再开口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别墅里。

    夏长悦看着将围裙丢给她,就去陪大小宝贝的严承池,气得咬牙。

    她是来看两个小家伙的,又不是来他家帮佣的,他凭什么让她给他做饭?

    说什么算他顺路送她过来的路费,小气又记仇的男人。

    最没骨气的是,她居然不敢拒绝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将围裙往腰上一系,一边处理菜,一边在心里咒骂严承池。

    吃吃吃,让他想吃,要不是担心误伤她的大小宝贝,她一定往菜里加一把泻药,让他吃个够!

    不过就这么便宜他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眸光一闪,眼底掠过一抹狡黠,手下的刀工更快了。

    五个菜,再加一个汤。

    丰盛的晚餐,马上就可以开吃了!

    “瀚瀚茉茉,去洗手吃饭。”夏长悦解下围裙,心情大好的走出厨房。

    餐桌上,父子女三个人,齐刷刷的坐好,等着她上菜。

    第一道,糖醋里脊。

    第二道,甜辣鱼。

    第三道,甜炒豌豆。

    第四道……

    一连五道菜,全是甜的。

    看清餐桌上的菜肴,严承池的俊脸,立时黑了。

    他不吃甜,这个女人是忘了吗?

    一道就算了,一桌子都是酸甜味的菜,瀚瀚和茉茉能吃,那他呢?

    “夏长悦……”严承池刚准备发作,瞥见她眼底的那抹狡黠,立时明白什么意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