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误会,完全是误会,你继续等,我到路边打车。”夏长悦伸手解开安全带,转身就去推车门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上了我的车,就已经够引人注目,现在再下去,万一被人看见了……”严承池淡漠的声音,缓缓的响起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情绪,可是话里的意思,却表达的很清楚。

    夏长悦刚碰到车门上的手,又缩回来。

    他不送她,她又不能下去,那现在要怎么办?

    夏长悦茫然的扭头看他,严承池却扭过头,邪气的勾起唇,一字一顿,“错是夏编剧自己犯的,关我什么事?万一被人看见了,还烦请夏编剧替我解释清楚,免得潜规则的消息传出去,有损我的威名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刚才不就说错了一句话么,这个小气的男人!

    “那个、你一会儿要跟易海音聊什么?聊完能不能顺路送我一程?”夏长悦咬了咬唇,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    知错就改,她可是好孩子,才不能为了争一口气,就让自己倒霉!

    “唔,不是说可以自己去别墅?”严承池挑眉,眼底的邪气更重了。

    瞥见她纠结的小脸,见好就收。

    “坐好,只是拿份文件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文件?”什么文件,能让他亲自过来拿?

    夏长悦正歪着小脑袋思考,就瞥见易海音从剧组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俊逸的身影,透着清冷,哪怕脚步很快,还是透着豪门贵族的从容不迫。

    见他走到车门边,夏长悦下意识的想要推开车门,手却被严承池按住了。

    朝着她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旋即,他伸手打开车后座的窗,只见易海音方向一转,就将手上的文件袋往车里一丢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动作干净利落,完全没有一丝犹豫逗留。

    夏长悦连打声招呼说句话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易海音的高冷,跟你有的一拼,我估计现在,也就是灵儿,能让他主动靠近。”夏长悦忍不住吐槽。

    “可以易海音到现在,都没有跟灵儿提那天晚上的事情,反而让我给他时间,他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无心犯了错,你会最想做什么?”严承池敛起眸,淡淡的启唇。

    拿到东西,立时发动车子朝着别墅的方向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弥补呀!”夏长悦想也不想的回答。

    旋即,又反应过来严承池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易海音现在做的一切,都只是为了弥补灵儿?那弥补完了呢?他就可以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,心安理得的回去当他的豪门大少爷了吗?他对灵儿的伤害,岂止是一点点特殊对待,就可以弥补的?万一灵儿因此爱上了他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情绪一瞬间变得激动,气愤的扭头看向严承池。

    他们男人的思维方式,都是这么奇葩吗?

    觉得什么都可以弥补、补偿?

    “现在这么做的人是易海音,又不是我,你对着我吹胡子瞪眼做什么?”严承池挑眉。

    “天下乌鸦一般黑!你当初一直拦着我,不让我跟灵儿解释,摆明了就是在帮易海音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