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瀚瀚和茉茉从小都很乖,但是绝对不是那种笨笨呆呆的乖,两个小家伙,从小就是小人精,只会在小悦悦面前卖乖,小悦悦一不在,那就是闹天闹地的主,有一次……”

    颜灵清脆的声音,缓缓的响在不大的客厅里。

    回忆着四年时光里的点滴。

    没有刻意去提悲伤的事情,只是说了一些比较开心的,关于两个小家伙的趣事。

    “其实,如果不是你来问我,我都不知道,时间居然过得这么快,一眨眼,都四年了,我说的这些,都是很小的一部分,剩下的,我觉得应该让小悦悦来跟你说,她才瀚瀚和茉茉的妈妈,也是这四年,最辛苦的人。”

    颜灵抬起头,认真的看向严承池。

    “我欠你和你父母一个人情,以后,如果你有需要,可以向我提一个条件。”严承池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伸手抱起了那个箱子。

    “池少,我跟小悦悦的朋友,我帮她,从来没有想过要得到任何好处,你不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只是想要给你好处,我会直接开支票。”严承池薄唇微启,淡漠的打断了颜灵的拒绝,深邃的黑眸,氤氲着颜灵看不懂的光芒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“不用急着拒绝我,或许有一天,你会用得上这个承诺。”

    颜灵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来找过你,包括我已经知道茉茉是我女儿的事情,我暂时不想让夏长悦知道,希望你的保密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眸光一暗,透着几分锐利,看向颜灵。

    “我会尽量保密。”颜灵忙不迭的点头。

    虽然她不知道严承池想做什么,不过她知道,他不会伤害夏长悦和两个小家伙,就够了。

    感情的事情,外人不能插手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严承池敛起眸,抱着手里的箱子,就出了公寓。

    -

    “唰——”

    跑车在别墅大门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池少,你回来了?夏小姐也来了,正在陪着小小姐。”管家闻讯赶了出来,恭敬的替严承池拉开车门。

    见严承池抱着一个箱子下车,微微怔了怔。

    “将这个箱子放到我书房的暗格里,不要让她看见,还有,动作轻一点,里面的东西不许磕着碰着!”

    严承池眸光闪了闪,将箱子递给管家,才提步往里走。

    院子里没有人。

    客厅也没有人。

    严承池黑眸一眯,旋即提步朝着楼上的卧室走过去。

    刚走到卧室门口,就听见里面传出来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小悦悦,幼儿园里的小朋友,爸爸妈妈都住在一起,你为什么不跟粑粑住在一起?”茉茉稚嫩的声音,不高兴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想让爸爸妈妈住在一起,我天天都过来看你,不是一样吗?”

    “可素,你们不睡在一起,怎么生小弟弟小妹妹?我们班上的小莉莉说她要当姐姐了,小公主也想要当姐姐!”

    小公主在夏长悦怀里翻了个身,捧住她的脸,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夏长悦被她的话,噎得一下呛住了。

    脑海里,立时闪过严承池昨天抱着她耍流氓的画面,脸色一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