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挂了电话,严承池将手机握在手里,重新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站在床边,看着抱在一起睡觉的母女俩,眸光微微闪了闪。

    看着烧退了,小脸反而有些发白的小公主,刚才看见的画面,一直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他一直觉得茉茉看着太小,就像个不到三岁的孩子。

    跟瀚瀚的在一起的时候,更是小得像是隔了一年出生的孩子。

    所以他从来不敢想,他除了有个儿子,还有女儿。

    他的亲生女儿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居然给他生了一对龙凤胎!

    “你与其来威胁我,不如去问长悦,如果她愿意告诉你,不必你使这些手段……”

    想起今天安辰旭在他面前说的话,他手心一紧,几乎要将手机捏碎。

    好一句如果他有本事,就让夏长悦亲口告诉他真相。

    安辰旭明明知道,她如果愿意说,四年前,他们就不会分开。

    就连现在,他怀疑茉茉就是他的亲生女儿,都没有办法将她抓起来质问。

    严承池走上前,将窝在夏长悦怀里的小公主给抱了出来。

    替她量了体温,确定烧退了,才将她温柔的放进被窝里。

    伸手揉了揉她的头顶柔软的发丝,黑眸闪了闪。

    他信夏长悦没有背叛他,倘若她有孩子,必定是他的种。

    可要让她亲口说出真相,除非能找到让她无法否认的证据……

    严承池的目光,从沉睡中的夏长悦身上掠过,眸光一暗。

    她一定也没有想到,将茉茉送到他身边,会让他轻易就能找到机会,做亲子鉴定。

    窗外夜色正浓。

    房间里,没有想到,一次高烧,会让他有这么意外发现的严承池,静静的看着床上睡颜恬静的母女俩。

    良久,他才放轻了动作,躺了上去,将她们母女,都揽入怀里。

    -

    阳光穿过大地,照亮了一室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夏长悦迷迷糊糊的醒过来,脑子刚一清醒,立时惊得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茉茉!”

    她话音刚落下,就发现床上的小人儿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急得从严承池的衣柜里抽了件外套披上,就往房间外跑。

    “管家,茉茉去哪了?”夏长悦刚一下楼,就抓住了整个客厅指挥佣人打扫卫生的管家。

    “夏小姐,你醒了,小少爷和小小姐在餐厅里。”管家的手一指,夏长悦就看见了正坐在餐桌前,乖乖的让严承池喂饭的小公主。

    旁边,是一边在吃饭,还一边碎碎念的瀚瀚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吃这个,今天让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有记得帮你抄作业……”

    “让你睡觉不要踢被子,这下病了,看你难不难受……”

    “以后都要跟哥哥睡,哥哥给你盖被子……”

    平时一坐在一起,就要吵架的两个小家伙,今天格外的和谐。

    瀚瀚在嘟哝,茉茉垮着一张小脸,乖乖的挨训。

    时不时抽一下小鼻子,装可怜。

    然后趁着瀚瀚不注意,一把抢过他碗里的好吃的,塞进自己嘴里。

    粑粑说,她生病了,要多吃一点,才能好得快……

    “看够了,就过来一起吃饭。”严承池蓦地抬头,朝着她看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