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看了一眼他手里的衬衫,又扭头看了一眼被自己丢在马桶上的睡衣。

    好像他手里的衬衫,布料确实多一点。

    连忙伸手接了过去,关上门就往身上套。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穿好衣服,确定该遮的都能遮住,她才松了一口去。

    暗暗在心里腹诽,她下次来别墅的时候,一定要记得带两套衣服过来放着。

    完全没有注意到,她身上的衬衫虽然布料是多了,可非常薄。

    灯光下,若隐若现的身体曲线,更是诱人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看着她朝着自己走过来的身影,眼眸一点点变得深邃。

    妖冶的子瞳,在灯光下,散发着魔魅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我有件事要跟你商量一下,关于剧组款项的问题,导演和制作团队的意思,是觉得我们要跟尚凌司一较高下,在成本上,必须增加,所以,我今天其实是代表剧组来找你要钱的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娇小的身子,在他面前站定,鼓起勇气,就准备一鼓作气把想说的话都说完。

    可话才说到一半,严承池忽然从床边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伸出手,就将她拉进怀里,下一秒,转身压到了旁边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唔!”夏长悦被他强势的吻,亲得晕头转向。

    完全不明白,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。

    看着眼神不对劲的严承池,急忙伸手抵住他的胸膛,着急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会给我钱吗?”

    话落,忽然意识到,这个时候提钱,好像哪里不大对劲。

    旋即,就见严承池的动作微微一顿,长指挑起她的下巴,吐气如魅。

    “你要多少钱一晚?可以包年吗?”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……”!!!

    夜,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卧室里,气温节节升高。

    等一切恢复平静的时候,夏长悦已经累得瘫在沙发上,靠在严承池光洁的胸膛上就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嘴里还不放心的嘟哝,“给茉茉量体温,发烧容易反复……”

    严承池妖魅的脸庞上,布满了运动过后的薄汗,将她娇小的身子牢牢的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听见她的话,恢复平静的黑眸,又泛起涟漪。

    旋即,将她抱到床上,放到茉茉身边。

    几乎是同一时间,,刚才还沉沉睡着的小公主,就像是嗅到了什么熟悉的气息。

    软乎乎的小身子,本能的朝着夏长悦身边蹭了过去,钻进她的怀里。

    看着床上一大一小,如出一辙的睡姿,严承池的眼底,炸开一道惊异的光。

    他静静的站在床边,看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。

    良久,眸光一暗,将桌子上的手机拿了起来,走到阳台。

    夜色微凉,严承池的胸口,却像是被人烧了一把火,浑身的血液都变得炙热。

    如果他的猜测是对……

    严承池手心一紧,长指划开手机屏幕,拨通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我怀疑上次来接茉茉的那对老夫妇,根本不是茉茉的爷爷奶奶,你去查一下当时他们留在警局的资料,把人找出来,我要知道茉茉的亲生父母是谁!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