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茉茉吃完药,又物理降温了好几个小时,体温总算是降了下去。

    夏长悦将毛巾往盆里一扔,看着乖巧的睡在被窝的里小公主,长长的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现在最重要的,是半夜不能让体温反复了,她得自己盯着才放心。

    可严承池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一扭头,就看着从知道小公主没事了之后,就一直盯着她的严承池。

    纠结了好半响,她才憋出一句,“我今天晚上,能不能留下过夜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严承池想也不想的应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今天陪茉茉睡。”夏长悦心里一松,又开口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严承池依旧是毫不犹豫的一个字,旋即,又慢悠悠的补上一句,“一起睡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是留下来照顾女儿的,不是让他耍流氓的!

    “医生说茉茉体质差,你一个人照顾她,我不放心,我要留下来监工。”严承池给自己找了一个绝佳的理由,转身就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很快,浴室里传来一阵水声。

    夏长悦坐在床边,听着耳边哗啦啦的水声,眼前,仿佛出现了一幕美男出浴图……

    他结实的胸膛、完美的腹肌、性感的人鱼线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咽了咽口水,回过神,立时抬手就狠狠的敲了敲自己的脑袋。

    她在胡思乱想什么。

    夏长悦替小公主盖好被子,才出了卧室,让管家帮忙给她准备一套换洗的衣服。

    刚回到房间里,就看见从浴室里迈出来的严承池。

    他身上,什么都没有穿。

    只在腰际处,围了一条浴巾。

    水珠从头顶短发上滴了下来,划过结实的胸膛,腹肌,还有性感的人鱼线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娇小的身子,顿时僵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下一秒,连忙伸手摸了摸鼻子。

    还好还好,她没有流鼻血,不然就太丢人了!

    可她怎么觉得自己的脸那么烫?

    夏长悦对上他戏谑的黑眸,俏脸一红,抱着从管家那里拿到的衣服,就冲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等她冲完冷水澡,准备穿衣服的时候,就发现自己悲剧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鬼东西?”管家居然给她准备了一套情~趣睡衣!

    夏长悦晶莹的双眼,立时瞪直了。

    看着手里只有两块薄透亮布料的睡衣,再一想到严承池就在外面,让她这么穿出去,她宁可死在浴室里算了。

    她一会儿还想找机会跟严承池提一下剧组拨款的事情呢。

    要是穿成这样,她不就成了潜规则要钱的么?

    夏长悦果断的将手上的睡衣抛弃了,往身上裹了浴巾,才小心翼翼的拉开门,小脑袋往外探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我换洗的衣服湿了,你能不能再让管家给我送一套,合适一点的睡衣?”夏长悦重重的咬牙在“合适”两个字上。

    生怕管家再给她拿来一套更清凉的……

    “管家陪瀚瀚去睡觉了,没空。”严承池挑眉朝着浴室的方向看过去,面不红气不喘的说谎。

    瞥见夏长悦愣住的小脸,从容的走上前,从衣柜里拿了一件自己的白衬衫,递给她。

    “先穿这个。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