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瘦没关系,该有的都有。”半响,严承池才满意的将手帕收了起来,目光扫过她的胸前,漫不经心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什么该有的都有……”夏长悦顺着他的眼神看下去,立时回过神,小脸爆红。

    混蛋!

    流氓!

    不要脸!

    “夏长悦,到底还要等多久,你才肯开口跟我解释四年前的事情?”严承池蓦地伸手,镬住了她的下巴,强迫她抬起头,直视着他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神经一紧,浑身的血液仿佛都开始逆流。

    回想起刚才看见安辰旭的场景,立时反应过来,他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。

    严承池在怀疑当年的事情……

    她樱唇翕动了一瞬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眼神变得有些惊慌……

    “叩叩——”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。

    去而复返的金特助,神色有些异样,一进来,就径直开口。

    “池少,管家刚打来电话,小小姐发烧了,烧的很厉害,一直喊爸爸。”

    “茉茉……”夏长悦一回过神,顾不上严承池,一转身,就准备往外走。

    刚走了几步,人已经被严承池一把拉住。

    “急什么,我去开车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路上,跟沉得住气的严承池相比,夏长悦的脸色简直难看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瀚瀚和茉茉都是早产儿,可唯一的区别就在于,瀚瀚很健康,茉茉却从一出生,就胎里不足。

    医生说过,这是双胞胎经常出现的情况。

    哥哥汲取了大部分的营养,妹妹就容易体弱。

    茉茉出生之后,在保温箱里待了半个多月,才能像正常的孩子一样呼吸外面的空气。

    从小,瀚瀚就不用人操心,也很少生病。

    可是茉茉只要一着凉,就会感冒发烧。

    好几次病情反复,转成肺炎,差点救不回来。

    所以夏长悦一听见茉茉发烧,心脏一瞬间就会提到嗓子眼,生怕她会有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再开快一点……”夏长悦的声音,带上了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颤抖。

    车子一抵达别墅,不等停稳,夏长悦就着急的推开了车门,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池少,你们回来了,小小姐在房间里,医生已经来看过,刚吃过药……”管家的话还没有说完,夏长悦的身影,已经消失在楼梯口。

    严承池看着她着急的背影,狭长的眸眼,微微眯紧。

    一道幽光,从眼底划过……

    为什么,他会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,提醒着他,他似乎忽略了什么?

    “让医生在别墅里候着,需要什么东西,提前准备好。”严承池吩咐完,才提步上楼。

    很快,就走到房门口。

    伟岸的身躯,没有着急的跟进去,而是就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深邃的黑眸,定定的看着动作熟稔,在替小公主物理降温的夏长悦。

    她似乎,很熟悉茉茉的身体情况。

    甚至连医生都没有问,就知道要怎么照顾茉茉。

    “小悦悦……”小公主烧糊涂了,粉嫩嫩的小脸,都烧得绯红一片。

    粉嘟嘟的小嘴,在呓语着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