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我如果真的在乎安氏企业的生死,就不会到今天才过来,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!”安辰旭毫不客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就是介意四年前,长悦曾经跟我在一起,这么费尽心思调查,不过是想要证明你从来没有输给我,我不会让你如意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眸光一暗,眼底掠过一抹阴鸷的幽光。

    刚要说什么,就听见门外传来一道声音。

    “夏编剧,总裁在里面见客人……”秘书的话还来不及说完,夏长悦已经推开了总裁办公室的门。

    看见正在对峙的两个的男人,娇小的身子,猛地一僵。

    “总裁大人……”来不及拦住夏长悦的秘书已经快哭了。

    一连被两个人闯进总裁办公室,她估计要去财务部结算工资,回家吃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辰旭哥……”夏长悦呆滞的双眸,半响都只是定定的看着眼前的安辰旭,回不过神。

    她的手里,还捏着向枫给的催款单。

    想到要单独见严承池,她就忍不住紧张,担心自己会不敢进他的办公室,索性一咬牙,就直接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可前台秘书不是说严承池一个人在办公室吗?

    为什么他的办公室,会多了一个安辰旭?

    夏长悦身体僵硬的站在门口,不知道是该进还是该退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。”安辰旭敛起眸,转身就看向夏长悦。

    身上一瞬间消弭的怒气,像是刚才根本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 “你又瘦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刚准备说什么,就察觉到一道寒气,从严承池的身上蔓延开,咬住唇,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“照顾好自己,我先走了。”安辰旭走到夏长悦身边,微笑着抬手拍了拍她的小脑袋,才提步离开。

    偌大的总裁办公室里,一瞬间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觉得气压越来越低,连呼吸都快喘不过气了。

    “池少,我忽然记起来,我还有几份合约忘了拿给你过目,我现在就去拿。”金特助神经一凛,连忙找了理由,飞快的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丢下夏长悦一个人,面对明显在生气的严承池。

    良久,夏长悦都只是站着门口,不敢往里走。

    心里一直在嘀咕。

    她也太倒霉了,本来来要钱,就已经够呛了。

    还赶上了这么不巧的时候。

    要是这个时候开口问严承池要钱,会不会直接被他轰出去?

    “那个、我记得严氏集团跟安家没有什么合作,辰旭哥怎么会来找你?”夏长悦的话一出口,就觉得办公室里的气压更低了。

    对上眸光森冷的严承池,她脚步不自觉的往后退。

    寻思着,要不然她也学金特助,脚底抹油先溜,免得死在他的眼神之下。

    严承池盯着了她好一会儿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提步走到她面前,从口袋里,拿出手帕。

    下一秒,拿着手帕,替她擦了擦刚才被安辰旭摸过的头顶。

    夏长悦看着面无表情,却明显动怒了的严承池,僵硬的站着,任由他擦,动也不敢动。

    万一他不高兴,他的手就放在她的脑袋上,一下就能拧断了她的脖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