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宋心菲的剧组,可是砸了狠钱的。

    不是金牌导演就是金牌制作团队,就连演员阵容,也比他们纯新人的男女主角有看头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想要去跟别人拼,硬件上就输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其实是让我去当炮灰?”夏长悦反应过来,眯起晶莹的双眼,瞪着坐在沙发上向枫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让我回来的么?总要有点诚意,不然这个烂摊子,我可不敢接。”向枫从沙发上站起来,走到夏长悦身边,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夏编剧,池少就交给你搞定了,我等着你拿钱回来,加油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“……”!!

    -

    严氏集团。

    总裁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安先生,我们总裁在忙,暂时没有时间见你,请你先稍等片刻……安先生!”

    秘书的话,还没有说完,安辰旭已经一把将人推开。

    走上前,一脚踹开了总裁办公室的门。

    抬起头,充满怒火的眸,直视着坐在办公桌前,正在听金特助汇报的严承池。

    “总裁,安先生他硬闯,我拦不住……”秘书诚惶诚恐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没有你的事了,下去。”严承池妖冶的子瞳,缓缓的扫过门口的情况,薄唇微启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秘书如释重负,连忙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严承池微微抬起手,示意金特助先暂停,目光看向了大步朝着他走过来的安辰旭。

    “安少爷亲自过来找我,真是稀客。”严承池将手中的钢笔一放,挑起眉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有什么事就冲着我来,别让人去煽动我父母,四年前的事情,不管你耍什么手段,我都不会告诉你半个字!”

    安辰旭走到严承池的面前,双手撑在偌大的办公桌上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我很好奇,到底是什么秘密,让你宁可搭上自己的家族企业,甚至跟父母的和睦,都要极力隐瞒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子瞳微微一紧,凌厉的目光,扫向安辰旭。

    他薄唇微启,语气很淡,却染上了一层愠怒。

    “这跟你没有关系,你与其来威胁我,不如去问长悦,如果她愿意告诉你,不必你使这些手段,我都不会隐瞒,否则,你就是做再多,也无济于事!”

    安辰旭温润的子瞳里,闪烁的坚定的光芒。

    身侧的手,紧紧的攥成拳头。

    他错过太多,现在,只想替她保守最后一个秘密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,唯一能跟她保持的最后一丝牵绊了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根本就没有在一起过,四年前那一晚,不过是一场戏,我实在想不明白,这样的事情,你有什么好隐瞒的?”

    严承池冷笑,从椅子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长悦告诉你的?”安辰旭眸光微微一震,却没有任何解释。

    “四年前我就离开了,四年后,她给我生了一个儿子,还需要问吗?”严承池挑眉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深爱,她何必在背叛他之后,又留下瀚瀚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都没有接受安辰旭。

    “安辰旭,我劝你最好就老实告诉我,四年前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否则,我不敢保证,安氏企业如果不小心破产了,你那对在乎名利的父母,能不能扛的住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