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不是要进去看颜灵,愣着看我做什么。”严承池大手牵着她的小手,微微一用力,就拉着她,一起进了病房。

    偌大的病房里,映入眼帘的,只有一片白色。

    易海音还维持着刚才的姿势,双手紧紧的握着颜灵的手,就坐在她的病床边上,眼神专注的看着还没有醒过来的颜灵。

    听见身后的脚步声,眉心微微拧了拧,扭头看见是严承池和夏长悦,神色才缓和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像是同样听见了脚步声,刚才还安静睡着的人儿,蓦地轻吟了一声,手指微微动了动。

    她眼皮微微颤动着……

    颜灵要醒了。

    “灵儿!”夏长悦一看见睁开眼睛的颜灵,立时挣脱开严承池的手,走上前,坐到病床边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……”颜灵刚醒过来,看着眼前白花花的一片,难受的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想要说什么,蓦地又觉得头晕恶心,连忙伸手按住了胸口。

    下一秒,意识到自己在医院,紧张的扭头看向夏长悦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,你来医院,一直陪着你的人,就是易海音,是他送你进来的。”夏长悦对上颜灵的目光,就知道她在担心什么。

    可她现在,是真的不知道。

    唯一一个清楚颜灵身体情况的人,只有易海音。

    “池少,外面的记者还是没有走,都在等着颜灵小姐出去澄清怀孕的传闻,我担心,再让他们这样闹下去,不用等颜灵小姐出面说什么,他们就会直接将我们当成心虚,大肆报道。”

    金特助跟在严承池的身边,担忧的提醒。

    闻言,严承池却没有说话,而是看向了易海音。

    他女人的事情,他自己解决。

    “找医生过来。”易海音薄唇微启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对上颜灵紧张的目光,握着她的手,微微收紧,“有我在……不用怕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颜灵想要问什么,易海音却根本不给她机会。

    吩咐完老侍者叫医生,又扭头让金特助去替他将那些记者都请进来。

    “请记者进来?易海音,你想要做什么?”夏长悦一听见易海音的话,神经立时绷紧了。

    那些人多半是收了宋心菲什么好处,再不然,也是抱着要拿到头条新闻的心思来的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将人请进来,易海音要说什么?

    “我不想在这里见记者,我要出院!”颜灵的情绪,一瞬间变得有些激动,推开易海音的手,就准备坐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……不能乱动。”易海音按住了她的手臂,又将人按回了床上。

    见颜灵非要起来,索性将她一个公主抱,抱起来,转身,就朝着病房外走出去。

    “易海音,你……”夏长悦错愕的瞪大了眼睛,下一秒,回过神,连忙追了上去,“灵儿!”

    等她进了医院刻意腾出的会议室,看见乌压压的一群记者,娇小的身子,蓦地一僵。

    旋即,抬起头,就看见易海音正在老侍者的陪同下,将脸色苍白的颜灵,抱到了所有记者的正前方,直面着所有人的打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