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他的眼神里,第一次流露出那种,像孩子一样无助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拿去丢掉。”颜灵咬着唇,憋住笑,接过他手里的碟子,转身就往厨房外面跑。

    一转身,就憋不住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要笑死她了!

    他看起来无所不能,洗碗的样子,怎么能这么笨?

    不止摔碎了碟子,还洗了自己一身的洗洁精……

    颜灵回过头,看着衣服湿的差不多,茫然的站在洗碗槽前的易海音,又忍不住捧腹大笑。

    “我这里没有男士的衣服,要不然,你把衬衫脱下来,我拿吹风机给你吹一下?”颜灵看着他已经完全湿掉的袖口,不放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要是为了洗几个碗,让自己着凉感冒了,传出去会笑死人吧?

    “嗯。”易海音的目光,一直停留在她的脸上,听见她的话,二话不说就开始脱衣服。

    颜灵刚想说去拿给他那条浴巾,让他到洗手间换,话还来不及说出口,易海音已经麻利的将自己的衣服给脱掉了。

    光洁的胸膛,起伏有力。

    跟他表面的温润俊美不一样,他的身材,好到让人咂舌。

    结实的腹肌,一二三四……居然有八块!

    颜灵数完,用力的吞了吞口水,刚准备说什么,才猛地想起来,她居然这么盯着易海音看……

    “谁让你这么脱衣服的!”俏脸蓦地一红,蓦地伸手捂脸,转过身。

    “你。”易海音眸光一闪,笃定的启唇。

    颜灵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才不是那个意思,她只是担心他着凉,所以、所以……颜灵的眼神,又忍不住瞟向他的胸膛。

    然后,一把抓过他手上的衬衫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吹干衣服,你自己去找条浴巾先披一下!”颜灵转身的动作很快,活像会被易海音看出什么。

    一眨眼,就拿着他的湿衣服,进了卧室。

    易海音站在客厅里,看着她明显在害羞的身影,清冷的面容,嘴角渐渐勾起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如雪中盛莲,光彩夺目。

    等颜灵将他的衬衫吹干,人就被易海音拉着一起出门了。

    美其名曰:饭后消食。

    其实就是出去压马路。

    “你吃很多……要散步。”易海音牵着她,走出公寓的时候,十分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她吃的多怎么了?

    吃你家米了?还是吃你家菜了?

    吃的多才有力气干活呀,再说了,她又不胖!

    颜灵恶狠狠的在心里腹诽,完全没有注意到,易海音就这么理所当然的牵了她的手,甚至接过了她手里的钥匙,替她锁门。

    只是在看见她手里一个崭新的钥匙扣时,眸光微微闪了闪。

    “这个钥匙扣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新买的,怎么了?”颜灵见他看的认真,也忍不住凑上前看了一眼,嘟哝。

    “我原来的那个钥匙扣丢了,换锁的时候,就顺带买了一个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的时候,她似乎是想起了什么,眸光微微暗了暗。

    没有注意到,她身旁的易海音,在听见她这句话的时候,放在口袋里的手,无声的捏紧了随身携带的小玩偶钥匙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