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夏长悦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说了半天,她连那个钥匙扣的影子都没有见着,想要帮忙找人都没有依据呀。

    “把资料拿过来。”严承池伸手的捏了捏她的脸颊,才朝着守在门口的金特助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金特助很快,走到沙发前,将手上的照片,递给了夏长悦。

    显然,他们今天是有备而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钥匙扣……”夏长悦看着照片上,两个紧紧靠在一起的小婴儿,子瞳蓦地一紧。

    脑子里,迅速的闪过瀚瀚和茉茉刚出生时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生了一对龙凤胎,所以看见这样的钥匙扣,第一反应就是想起自己的孩子。

    可除此之外……

    “这个钥匙扣很眼熟,我肯定在哪里见过,还见过不止一次!”夏长悦捏紧了手里的照片,很笃定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严承池一听见,斜靠在沙发上的身体,也蓦地坐正,目光直视着夏长悦。

    “我一下想不起来在哪里看见了,但是我能肯定,我见过这个钥匙扣。”夏长悦伸手揪着自己的头发,眉心全都皱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到底是在哪里见过……

    她脑子里明明闪过了一下很熟悉的画面,可是一下子,就是记不起来。

    就像得了健忘症一样,快到嘴边的话,怎么都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么看来,我们的猜测是对的,这个钥匙的主人,就在你们剧组。”严承池抬起头,看向金特助。

    金特助立时恭敬的颔首,转身下去调查。

    只要有了范围,哪怕剧组里的人很多,一个一个排查,总有找到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好了,既然想不起来,就不着急。”严承池扣住了她的手腕,不让她再抓自己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真的见过和这个钥匙扣!”夏长悦见严承池不让她想,整个人更着急了。

    既然尚凌司已经出手将宋心菲给带走了,那么他们越早找到那个钥匙扣的主人,就能越早掌握主动权。

    可她怎么就想不起来,她到底是什么时候见过这个钥匙扣,又是在哪里见到的……

    “嗡嗡——”

    手机蓦地响了。

    夏长悦瞥见来电显示,抬头看了严承池一眼,才走到旁边接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乱跑,我现在就回去陪你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挂了电话,局促的走到严承池面前,“那个、剧组停拍了,暂时也没有什么事,我先出去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谁的电话?”严承池挑眉,冷冷的启唇,“男的女的?”

    居然还背着他接电话。

    “女的,一个朋友身体不舒服,我想去照顾她。”夏长悦忙不迭的解释。

    听见是女的,严承池的脸色缓和了些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“我过去看一下她,晚上去别墅陪瀚瀚和茉茉吃饭?”夏长悦瞥了一眼他阴沉的脸庞,咬了咬唇,试探性的问道。

    严承池这才满意的抬头看她,“今天出去吃,早点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!”夏长悦知道他同意了,连忙拎起包,转身就往休息室外跑。

    一溜烟出了剧组,拦车就往颜灵的别墅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