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这是什么眼光呀,居然喜欢一辆公交车……口味真重!

    夏长悦默默的在心里腹诽。

    “宋心菲那样的女人,还入不了他的眼,不过对易海音来说,就不一样了。”严承池大手一顿,按在夏长悦的小脑袋上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尚凌司的目标,是易海音?”夏长悦怔了怔,旋即,想起什么,蓦地抬起头,“是因为那个钥匙扣吗?宋心菲跟易海音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?”

    她真是越想越糊涂了。

    易海音能护着颜灵,他看着颜灵的眼神,明明跟看着其他人的时候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可听严承池的语气,易海音好像又因为什么东西,跟宋心菲有着很深的羁绊……

    这样同时跟两个女人扯上关系的男人,跟脚踏两条船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“这件事,说来话长。”严承池低头,盯着她巴掌大的小脸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长话短说,我只要知道,为什么易海音口口声声说他不喜欢宋心菲,之前却要出面替宋心菲摆平麻烦,还有,你为什么会说,尚凌司带走宋心菲,会对易海音造成影响?”

    夏长悦将心里的疑问,一一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晶莹的大眼睛,眼巴巴的看着严承池妖魅的脸庞。

    “易海音在找一个女孩,那个钥匙扣,就是他找那个女孩的信物。”严承池淡漠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宋心菲就是易海音要找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网上曝光的那个视频,已经可以证明易海音要找的那个人,不是宋心菲,不过是宋心菲拿着钥匙扣,冒名顶替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眼底,掠过一道狠戾的光芒。

    他早就说过,一旦易海音知道真相,宋心菲一定会为她的愚蠢行为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“不过。”严承池眸光一闪,薄唇微启,“现在易海音找人的信物已经出现了,可是宋心菲却一口咬定,东西只是她无意捡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担心,尚凌司会从宋心菲嘴里问出什么,然后用来威胁易海音?”夏长悦神经一凛,脊背瞬间挺直了!

    “你这么一说,我想起来了,尚凌司回到g市的第一件事,就是到剧组找易海音,他是不是在拉拢易家?”

    尚凌司是严承池都忌惮的人物,然后现在在极力的拉拢跟严氏集团交好的易家,那他的目的……

    “尚凌司是不是跟你有仇?”夏长悦问得很直接。

    “算是。”严承池毫不避讳的启唇。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……”

    提到自己的仇家,他可以不要一脸骄傲吗?

    好像有个厉害的仇家,他还很傲娇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“我们必须在尚凌司从宋心菲的嘴里套出线索之前,先找到那个钥匙扣真正的主人。”严承池端起水杯,喝了一口,然后看向夏长悦。

    “我怀疑,那个人,就在你们剧组里。”

    能让宋心菲听见易海音的对话,又能顺利找到那个钥匙扣的地方不多。

    而他们那个时候,停留最多的地方,就是剧组。

    “那个钥匙扣呢?没有实物,总该给我看看照片吧?”

    -

    今天被抽风的后台虐哭了,还有两章更新,妖妖继续写,四点前更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