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严承池薄唇贴上她的耳畔,在夏长悦开口的瞬间,吐气如魅。

    他的话音落下,夏长悦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也忘了两个人现在尴尬的姿势,脱口而出,“什么意思?易海音会罢演吗?”

    可这部剧,是为他量身打造的,也是为了治疗他的语言障碍。

    如果易海音不演了,那剧组的男主角,要换成谁?

    夏长悦怔了怔,对上严承池黑曜石般的子瞳,瞬间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如果易海音不想继续拍了,那么这部剧的结果,就只有夭折,对吗?”

    “他不会不想拍,只怕,是不能拍。”严承池低头,薄唇掠过夏长悦的樱唇,轻啄了一口,才满意的松开她。

    将人从沙发上拉了起来,却还是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夏长悦娇小的身子,被他搂着不能动,他温热的大掌,隔着衣服,捏着她腰际的嫩肉。

    “痒……”夏长悦往旁边躲了躲,又忍不住问道,“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?易海音不能拍?”

    怎么会有易海音不能拍的剧?

    “我刚刚收到消息,宋心菲失踪了。”严承池淡漠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之前住的酒店,办理了退房,然后,就销声匿迹了,你猜她会去了哪里?”严承池眸光暗了暗,大手捏住夏长悦的下巴,垂眸看她。

    “她现在声名狼藉,应该是躲到外地去避风头了吧?”夏长悦歪着脑袋的说道。

    想了想,又觉得不大对劲,嚯的拍掉了严承池的手,坐起身,认真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宋心菲现在这个样子,躲起来不见人,记者找不到她很正常,可她要是要离开,怎么可能一点行踪都不泄露?”

    他们能想到宋心菲想离开避风头,记者肯定也能想到。

    指不定机场和火车站,都已经有人盯梢,就等着宋心菲出现呢。

    她怎么可能走的悄无声息?

    “宋心菲一定还在g市里,只不过是藏起来了!”夏长悦蓦地抬起头,笃定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跟我想的一样,所以我让人去调查了她的行踪,发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。”严承池的目光,落到桌子上的空水杯。

    夏长悦立时会意,给他大爷倒了一杯水,端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严承池很满意的接过,喝了一口,才慢条斯理的启唇,“在宋心菲最后出现的酒店里,有人看见一个神秘的男人,将她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神秘的男人?”夏长悦错愕的微张着小嘴。

    能让严承池都觉得神秘的人,是有多神秘?

    “你已经知道那个人是谁了?”夏长悦稍微一迟疑,瞥见严承池眼底的幽光,立时反应过来,越发紧张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你也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她也见过的人。

    还是一个神秘的男人。

    夏长悦眼神一眯,“你是说,尚凌司?他把宋心菲带走了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查到的消息没有错的话,应该是这样没错。”严承池伸手,宠溺的揉了揉夏长悦的小脑袋。

    他的女人,就是聪明,一暗示就猜到了。

    “尚凌司怎么会带走宋心菲?他该不会喜欢那一类型的女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