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你们不要胡说八道,我们灵儿没有怀孕!”小助理一下就急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没有怀孕,为什么看见记者就跑?”

    “同剧组的工作人员看见她在片场频频出现害喜的反应,这个又要怎么解释?”

    “颜灵小姐,既然觉得自己是被冤枉的,可以跟我们澄清一下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颜灵的耳边,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质问。

    她双手抱着头,难受的蹲了下来。

    努力想要让自己忘记的画面,随着记者一个个尖锐的话题,频频出现的“怀孕”两个字,刺激的不断在眼前浮现。

    漆黑的夜晚。

    陌生的男人。

    撕裂的痛楚。

    她想要哀求却发不出的声音……

    都像一场噩梦,在她的眼底,一点点的重现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颜灵双手揪着自己的头发,痛苦的尖叫出声。

    “不要碰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怀孕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!”

    就在她快要崩溃的时候,单薄的身子,蓦地落入了一个宽阔的胸膛。

    刚才吵杂的声音,仿佛一瞬间,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她颤抖的身子,被人紧紧的护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易先生……”小助理错愕的看着从天而降的易海音。

    他一身白色的西装,俊逸尊贵,温柔的将颜灵抱在怀里,就像骑着白马来保护公主的王子。

    清冷的眸,此刻覆盖着浓浓的怒气。

    扫过现场的记者,薄唇微启,“谁再敢碰她一下,保证他活着走不出这里!”

    嚣张狂妄到极致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话落,他们的周围,不知道什么时候,出现了一大批黑衣保镖,将这一片的记者,全都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检查他们的相机,一张照片都不许带走,谁敢再胡乱报道,立刻以名誉诽谤起诉!”易海音的命令,从薄唇里逼出。

    干脆利落的一句话,让跟在他身后的老侍者,彻底僵住了。

    看着易海音抱着颜灵,从眼前离开,半响都回不过神。

    他、他刚才是出现幻听了吗?

    他家少爷,能正常说话了?

    一连两句话,可是半点停顿都没有……

    老侍者抬起手,就狠狠抽了自己一耳光。

    会痛,那就是真的了!

    “都还愣着做什么,快查他们的相机!”老侍者丢下一句吩咐,转身就连忙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得赶紧去看看,刚才到底是不是他的错觉啊!

    -

    回到公寓里。

    颜灵就像一个受惊的孩子,猛地从易海音的怀里跳了出来,钻进被窝里,将自己严严实实的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眼底全是惊恐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……你到家了。”易海音站在她的床边,看着她没有半点血色的脸庞,眉心紧紧的拧着。

    刚准备说什么,公寓的门,蓦地被人从外面打开了。

    “灵儿……”夏长悦拿着钥匙,一下就冲到了卧室里。

    看见卧室里的两个人,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刚才还憋着不说话的颜灵,一看见她,立时像找到家人的孩子,扑进她怀里,紧紧的抱着她就不肯撒手。

    她咬着唇,没有让自己哭出声,可是眼泪却不停的从眼眶涌出来。

    害怕的样子,让易海音的心脏,狠狠的揪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