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私人别墅里。

    “夏小姐,小少爷和小小姐的的书包都收拾好了,马上就可以出发。”管家牵着瀚瀚和茉茉,走到夏长悦身边。

    今天幼儿园有家长会,夏长悦接到管家电话,说严承池临时有会议去不了,立马跟剧组请了一天假,自己过来接两个小家伙。

    “小悦悦……”两个小家伙一看见她,立时高兴的扑到妈妈的怀里,伸手都要抱。

    “我可抱不起你们两个人。”夏长悦捏了捏两个小家伙的鼻子,最后索性两个都不抱,牵着他们的手,就准备离开别墅。

    “池少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刚迈出步子,就听见管家的声音,从身后传来,怔了怔。

    回过头,看着一身西装笔挺,英俊非凡的严承池,正缓缓的从楼上走下来。

    他漫不经心的伸手整理着袖口的纽扣,邪眸微抬,扫过了夏长悦巴掌大的小脸,嘴角噙着一抹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走上前,就将两个小家伙给抱了起来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走……”夏长悦刚说了一个字,立时回过神,意外的看着他,“你的会议开完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回头,薄唇紧抿着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眼神,却像是在看傻子。

    夏长悦怔了怔,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一大早的,他的会议怎么可能开完了,根本没开才对。

    “会议临时取消了。”严承池黑眸微闪,淡漠的启唇,没等夏长悦说话,抱着瀚瀚和茉茉,就提步出了客厅。

    夏长悦刚追上去,就看见了正着急的从别墅外,往里走的叶明莎,脚步一顿。

    叶明莎一时没有注意到在严承池身后的她,径直的走到严承池面前,着急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池,我刚刚收到消息,尚凌司回来了,你知道吗?”叶明莎尖锐的声音里,透着浓浓的担忧。

    “你来,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?”严承池眉心微拧,眼底掠过一丝不耐烦。

    就连他身后的夏长悦也不禁吐了吐舌头。

    这叶明莎收到的消息也太晚了,严承池都已经跟尚凌司打过照面了,她才刚知道尚凌司回来。

    看见叶明莎这副如临大敌的样子,她又忍不住好奇起尚凌司的身份。

    这个人,到底是什么背景,能让严承池警告她离远一点,现在,就连叶明莎这样身份的人,都闻之色变。

    “池,你难道忘了,伯父让你千万小心尚凌司……你怎么也在这里?”叶明莎话刚说到一半,目光就瞥见站在严承池身后,慢一步出来的夏长悦。

    神色蓦地一变。

    现在可是大清早,夏长悦居然出现在别墅里。

    难不成,他们昨天就睡在一起?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可能,叶明莎看向夏长悦的目光,都带上了几分嫉妒。

    垂在身侧的手,无声的攥成拳头。

    “你的话说完了?”严承池敛起眸,淡漠的扫了叶明莎的脸,仿佛根本在意她说了什么,提步就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“池……”

    “嗡嗡——”严承池的手机忽然响了。

    他怀里的小公主,小腰一弯,麻利的从他的口袋里,替他将手机掏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