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,不敢去碰眼前的手机,拼命的摇着头。

    “这里面的人不是我,易先生,这是别人在陷害我,我跟导演什么都没有发生……”宋心菲眼底裂出惊恐的神色,猛地往后一退。

    下一秒,又冲上前,将桌子上的手机一把抓起来,就丢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这个视频是剪辑合成的,易先生,你千万不能相信,是他们合伙起来,想要算计我!”

    她当时怎么就没有杀了那个记者灭口!

    易海音看见了,他看见了这个视频,就会知道,那天晚上,他遇见的人根本不是她……

    他撞到的人不是她,那个钥匙扣也不是她的……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她连最后翻身的机会都没有了……

    “视频里的人……不是你?”易海音眸光微闪,冷冷的抬眸,看着垂死挣扎的宋心菲。

    “对,不是我,那个视频是假的,易先生,他们都想要害我!”宋心菲冲上前,紧张的抓着易海音的手臂。

    看着他缓缓的伸手,从口袋里拿出自己的手机,放到桌子上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证明的机会……给导演打电话……对峙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宋心菲身体蓦地一僵。

    看着他递到她面前的手机,一双丹凤眼,呆呆的看着,没有伸手去接。

    “不是无辜……怎么不敢打?”易海音扫过她心虚的脸,将她抱着他手臂的手,一根根的掰开。

    看着她跌坐到地上,易海音从口袋里拿出手帕,仔细的擦拭着自己被她碰过的衣袖。

    仿佛沾上了什么污秽。

    “钥匙扣……到底怎么来的?”易海音垂眸,盯着满嘴谎言的宋心菲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当初,如果不是他误会了宋心菲就是那个钥匙扣的主人,他不会干涉严承池对她的惩罚。

    更加不会,明知道宋心菲在剧组里造谣他们的关系,也不去追究。

    他一直在想,是不是等他补偿完了,心里的愧疚,就会少一点。

    可现在才发现,他一直补偿错人了。

    难怪,他在宋心菲身上,从未感觉到一丝一毫的熟悉……

    她,该死!

    易海音清冷的眸光里,闪现出冰冷的杀意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宋心菲刚准备咬死,钥匙扣就是她的,可对上易海音嗜血的目光,忽然就不敢了。

    憋了半天,说不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双手撑在地板上,指甲都抠断了,就是不愿意松口。

    一想到易海音要找的人是颜灵,她就怎么也不甘心!

    她会有今天,都是拜夏长悦和颜灵所赐,她得不到的,凭什么她们就可以轻易拥有?

    “说话!”易海音薄唇微启,声音很轻,却透着让人心悸的冷意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捡的!”宋心菲蓦地抬起头,脱口而出,“就是路上随便捡到的钥匙扣,谁知道会正巧是你要找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易海音眉心微拧,清冷的目光,从宋心菲的脸上掠过。

    “你不信我也没有办法,那就是我在路上捡到的。”宋心菲鲠直了脖子,硬着头皮重复道。

    “哪条路?”易海音声音沉了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