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老侍者推开包间的门,恭敬的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他的身后,宋心菲高挑的身影,很快朝着易海音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易先生……”宋心菲明显化过妆的脸,看见一个人坐在包间里等她的易海音,脸上掠过一丝喜悦。

    只有他们两个人,那就意味说什么,做什么,都会很方便。

    宋心菲深知只有抓牢易海音,才是她翻身的唯一机会,不等易海音开口,就主动的走到他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扭头看着他俊美又清冷的面容,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,一瞬间就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,易先生你生我的气,不会再见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易海音扭头看了她一眼,看着她浮夸的演技,眼底浮起一丝幽深的光泽。

    沉浸在自己美好幻想中的宋心菲,却根本没有察觉到异样。

    还在卖力的演戏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之前动手打夏长悦的事情,是我不对,可我已经知道错了,是池少他不肯放过我,才会让人设计陷害我,我真的没有给夏长悦下-药,我是被冤枉的,他们连证据都没有,就要封杀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证据?”易海音仿佛听见什么笑话,端着酒杯的手,无声的收紧。

    “对,他们根本没有证据,没准,这都是他们串通好的一出戏,对付了我,还能让易先生你丢面子……”

    宋心菲将来时就想好的说辞,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既能替自己澄清,又能挑拨易海音跟严承池的关系。

    倘若易海音肯信,那就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就算他不信,至少,她能替自己洗白,不至于在他心里,留下恶毒的印象。

    宋心菲说完,小心翼翼的抬头,看向易海音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,会看见他心疼、或是愤怒的反应。

    可易海音从头到尾,都像是根本没有听见她的话一样,冷漠的让人害怕。

    对,就是害怕!

    他身上透出的冷意,不像平日的疏离,而是真真正正的寒冷。

    让人仿佛坠入了冰窖里,从脊背开始发凉。

    “易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有没有跟你说过……我非常讨厌……别人骗我。”易海音将杯中的红酒,一饮而尽,手一扬,高脚杯就朝着宋心菲的方向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宋心菲吓了一跳,双手抱住头,避开了眼前的杯子。

    看见那径直砸在她身后墙上,碎裂成渣的玻璃杯,惊恐的抬头,看向眼前的易海音。

    看着像是一瞬间,变了一个人的易海音,震惊的说不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次机会……告诉我……这是谁的?”易海音看着吓傻的宋心菲,清冷的目光,变得越发深谙,伸出手,摊开掌心。

    他白皙修长的手指上,静静的躺着一个老旧的钥匙扣。

    一蓝一粉的两个小婴儿,可爱的靠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的呀,易先生,你怎么了?”宋心菲看见他手里的东西,神经立时绷紧,哪怕害怕,也强迫自己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呵。”易海音像是听见什么笑话,冷冷的瞥了她一眼,伸手将一部手机丢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看清手机里正在播放的视频,宋心菲瞬间瞪直了眼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