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难受就别说话了,先缓一缓,我马上送你去医院。”夏长悦从包里翻出纸巾,递给她,转身就准备拦车。

    “小悦悦,我不想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吐几次了,你还说不去医院,你……”夏长悦话到一半,蓦地愣住了。

    扭头看了一眼,脸色发白的颜灵,不敢置信的张了张嘴。

    “灵儿,你该不会是有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颜灵身体蓦地一震!

    苍白的脸颊上,血色褪尽,像张白纸一样吓人。

    抓着夏长悦的手,蓦地用力,“不会的,我只是吃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次是吃撑,你几次了?这是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夏长悦一想起之前她在包间里的反应,再一看她现在心虚的眼神,整个人都变得气愤。

    “你明明知道自己身体不对劲,为什么不去检查?”

    “我害怕……”颜灵单薄的身子,倏尔蹲到地上,双臂环过膝盖,紧紧的抱着自己。

    眼泪,一瞬间从眼眶里滚落,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晕开了一片粉尘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不该凶你。”夏长悦心疼的抱着她,忍不住跟着红了眼眶,“灵儿,听我的,我们去医院检查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!只是一个月而已,怎么可能这么巧,就算有了,也不可能这么早就有反应,一定不是你想的那样!”

    颜灵反应激动的站起来,转身就往家里跑。

    “灵儿!”夏长悦好不容易追上去,在电梯口抱住了颜灵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去,你说不去就不去,你冷静一点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不停发抖的身子,夏长悦什么责备的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只能心疼的抱着她。

    看着向来坚强的颜灵害怕成这个样子,她恨不得将那个强占了颜灵的男人找出来,千刀万剐!

    夏长悦一直留在公寓里,陪着情绪不稳定的颜灵。

    直到颜灵睡着了,她才离开卧室。

    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,她想了想,还是拿起钱包出门。

    在楼下的药店里,买了一支验孕棒回来。

    一直等到颜灵睡醒了,才将东西递给她。

    “拖得越久,只会对身体伤害越大,试一下,不管你的决定是什么,也好早做打算。”

    -

    餐厅里。

    易海音挺拔的身姿,一直安静的站在窗边。

    看着颜灵拉着夏长悦,头也不回的离开,在路边拦了车。

    她的身影,渐渐的消失在他的眼前。

    良久,他才缓缓的敛起眸,扭头看向身边的老侍者,“给她……打电话了?”

    “回少爷,刚刚联系了宋小姐,她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在来的路上。”老侍者恭敬的站在易海音身边,回禀道。

    闻言,易海音平静的眸光里,微微掠过一抹幽光。

    双手背过身,扭头就朝着早就预订好的vip包间走过去。

    一个人坐在主位上,易海音端着红酒杯,盯着杯子里暗红的液体,眼前,仿佛还能看见颜灵翻开菜单,问他想吃什么的画面。

    她翻开菜单的样子,很好看。

    她低头写字的样子,也很好看。

    她抬头看他的样子,更加好看……

    “少爷,宋小姐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