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她当时听见宋心菲执意要联系易海音,就隐约觉得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后来又听见她提起一个钥匙扣,更是想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听宋心菲的口气,好像那个钥匙扣,是个很重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她不禁有些好奇,到底是个什么样的钥匙扣,能让易海音都放进眼里……

    “想知道?”严承池邪眸微闪,挑起眉,“坐到我身边来,我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她怎么觉得像是大灰狼要骗小红帽的感觉?

    可她真的很好奇,什么钥匙扣,让宋心菲死到临头了,还惦记着。

    或许,这就是她当初怎么也想不明白,为什么易海音要大张旗鼓补偿宋心菲的原因!

    夏长悦咬着唇,犹豫了几秒,就从沙发上站起来,挪着小碎步,朝着严承池走过去。

    刚走到他身边,他就蓦地伸出手,扣住她的手腕,将她轻易的扯进怀里,低头就咬上了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疼……”夏长悦伸手去推他的头,他却将她抱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良久,才转咬为吻,在她细长的脖颈上,缓缓的移动。

    带着一丝不甘的咬牙,“是不是只有别的男人的事情,才能让你主动靠近我?”

    上次是因为尚凌司,这次是因为易海音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别的事,她就想方设法避着他。

    倘若不是猜到她心里有事隐瞒他,见她这么关心别的男人,他早就动手掐死她了!

    “严承池……”夏长悦察觉到他体温的变化,紧张的挪了挪小屁股。

    “钥匙扣只是普通的钥匙扣,只不过碰巧是易海音找人的信物。”严承池蓦地开口,声音里透着对宋心菲的蔑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还要顾忌跟易家的交易,他岂止只是封杀宋心菲。

    倘若现在能证明宋心菲不是易海音找的那个人,他绝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!

    “易海音在找什么人?那个钥匙扣呢?能给我看看吗?”夏长悦一脸果然如此的神情,激动的问道。

    她就知道,宋心菲那么着急的跟易海音提到一个钥匙扣,这个钥匙扣,肯定不是个简单的东西。

    连她都没有想到,一个钥匙扣,居然还是找人的信物。

    易海音在找什么人?该不会,宋心菲就是那个他要找的人吧?

    夏长悦双眸一亮!

    这样一来,就能解释,易海音那么清冷的人,会突然对宋心菲另眼相看,又是送花又是送贵重的首饰。

    她还以为易海音瞎了眼,连宋心菲那种爱慕虚荣的女人都看得上。

    原来真的还有别的原因……

    补偿……易海音想补偿宋心菲什么?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手里会有易海音当成宝贝的信物?”听见夏长悦想看钥匙扣,严承池黑眸微眯,淡漠的启唇。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吧,看来只能等下次看见易海音的时候,再打听一下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,路边摊随便都能找得到,造型倒是很别致,是一对龙凤胎。”严承池见她皱起眉头,又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对龙凤胎?”夏长悦微微一怔,脑海里,仿佛瞬间闪过什么,快的来不及捕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