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说到最后,还不忘抽噎两声。

    那样子,真是要多委屈有多委屈,要多无辜有多无辜。

    连金特助都忍不住要担心,被宋心菲这么一番哭天抢地的叫屈,易海音真会信了她的鬼话。

    良久,电话那头的人,都只是安静的听着。

    安静到,让他们所有人都开始怀疑,易海音是不是已经将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就在严承池忍耐濒临临界点的时候,易海音的声音,才缓缓的响起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……我不管。”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宋心菲如遭雷击,整个人都懵了。

    瘫软的坐到地上,死死的盯着手机,喃喃自语,“怎么会这样……怎么会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连易海音都不保护她了。

    他之前明明还很在乎她。

    就连她动手打了夏长悦,他都能说服严承池放过她,现在怎么会不管她了?

    他怎么能不管她了。

    “易先生,你难道忘了那个钥匙扣……”宋心菲垂死挣扎的还想在再说什么,易海音已经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手机蓦地从掌心滑落,宋心菲整个人一下就崩溃了。

    “宋小姐,合约你既然喜欢撕就撕吧,严氏集团公关部,已经正式发布信函,宣布你退出《遇见》剧组的消息,稍后,律师函也会送到你手里。”

    金特助走上前,看着狼狈不堪的宋心菲,不紧不慢的开口。

    每一个字,都务必让她听清楚。

    宋心菲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不能坐以待毙,她要召开记者发布会,说严氏集团仗势欺人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同情弱者的,只要她哭的惨一点,一定会有人相信她的……

    宋心菲抱着最后一丝希望,踉跄的从地上爬起来。

    扭头就朝着办公室外面冲出去。

    可她才刚拉开门,留守在外面的经纪人就猛地冲到她面前,急得目赤欲裂。

    “心菲,不好了,网上有人曝光了你在剧组打人的视频,掀起了轩然大波,记者收到你在严氏集团的消息,都在外面等着围堵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宋心菲脸色一白,最后的希望,就像幻灭的泡沫球,碎了。

    再也扛不住打击,两眼一翻,晕了过去!

    -

    办公室里。

    严承池看着被保全抬出去的宋心菲,妖冶的子瞳,落到休息室的方向。

    语气宠溺。

    “好戏看够了,还不出来?”

    他的话落,夏长悦娇小的身影,就磨磨蹭蹭的从休息室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朝着她伸出手的严承池,晶莹的大眼睛一眨巴,反而走到离他最远的沙发上坐下。

    想起刚才在休息室看见的画面,忍不住浑身抖了抖。

    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太可怕!

    得罪谁,都不要得罪严承池。

    他发起狠来,不止能封杀一个人的事业,还会连你活着的最后一丝念想都掐断了。

    宋心菲恐怕就是从晕迷中醒过来,也生无可恋了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对你,我会手下留情。”严承池看出她的心思,淡漠的启唇。

    夏长悦感动的抬头看他,下一秒,他的声音,又蓦地响起,“看着你被自己蠢死,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:“oo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了,我刚才听见宋心菲提到钥匙扣,什么钥匙扣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