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小悦悦,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?”颜灵听着她自相矛盾的话,都快听糊涂了。

    伸手就将她按到沙发上,低头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听说了什么?速速招来!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什么大事,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夏长悦把她去找易海音,却撞见宋心菲的事情都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就连老侍者的话,都原原本本的说了。

    她当时就忍不住问了老侍者。

    只是老侍者是易家的忠仆,易海音的**,他是绝对不会透露。

    只说了一句,“少爷有他不能说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这个理由,夏长悦寻思了半天,都没有参透,快要把她憋死了!

    “一个男人想要对一个女人补偿,该不会是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你说的,跟我没有关系!”夏长悦嗖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旋即,一脸坏笑的抱住颜灵。

    “其实这个理由我一早就想过了,可你能想象到易海音那么清冷的人,如果不喜欢一个女人,却勉强自己跟她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“想象不出来!”颜灵很诚实的摇头。

    “所以说,我也觉得不大可能,那么现在问题来了,宋心菲到底做了什么,让易海音对她另眼相看,甚至想要补偿她?”

    夏长悦晶莹的大眼睛一眨巴,若有所思的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一直在想这个问题,却怎么也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或许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,谁知道呢……”颜灵双手托着腮,咬着唇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有股酸气?”夏长悦歪着脑袋看了她一眼,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,戏谑道,“看来我家灵儿情窦开了,有喜欢的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!”颜灵听见夏长悦的话,憋红了脸,扑到她身上。

    两个人瞬间就扭打成一团。

    -

    休息室里。

    “少爷,宋小姐来回找过你好几次了,好像很着急想要见你。”老侍者恭敬的站在易海音的身边,压低了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易海音俊逸的身影,站在窗边,目光清冷的看向窗外。

    光秃秃的水泥地界,连杂草都看不到一棵,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看,让他看了这么久。

    老侍者只看了几分钟,就老眼昏花了。

    发现易海音又一个人沉默的呆着,半响都一动不动,愁得头发都要白了。

    等了十来分钟,见易海音没有理他,又开口提醒,“少爷,宋小姐还等在外面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……不想见她。”易海音眸光平静,连一丝涟漪都没有,淡漠的启唇。

    冰冷的字眼,字字清晰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听出他话里明显的嫌恶,老侍者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他一直知道,易海音对宋心菲的纵容,都是因为那个钥匙扣。

    可现在,连那个钥匙扣,也派不上作用了吗?

    “易先生,刚才的事情,我可以解释,你让我见见你……”休息室门外,响起宋心菲着急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用力的拍着门,像是终于按耐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少爷,宋小姐这样闹下去,万一惊动了剧组里的其他人,怕是不好。”老侍者看了一眼不为所动的易海音,担忧的提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