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……”说大话也不怕闪到舌头。

    宋心菲哪只眼睛看见她需要她让?

    她明明是在严承池手里讨不到好,才转移了目标,却说得一副自己多高贵圣洁的样子。

    白莲花!

    夏长悦默默的在心里腹诽。

    原本没打算跟她计较,现在却莫名的憋了一股气。

    “我就非要坏你的好事,你能拿我怎么样?这里是易先生的休息室,我要走要留,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吧?”

    “夏长悦,你!”宋心菲一张妆容精致的脸,立时变得扭曲。

    狠狠的咬着牙,恨不得上去撕了她!

    “又想打我?你倒是来呀,我保证绝对不还手。”夏长悦走到沙发前,潇洒的坐了下来,挑眉看向她。

    她就不信,宋心菲知道她跟严承池的关系,还敢再对她动手。

    狐假虎威嘛,她又不笨,对付宋心菲这种人,不用讲究手段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你不用太得意,再过不了多久,就连你,我都不会放在眼里!”宋心菲双手握拳,狠狠的瞪着夏长悦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夏长悦眸光微微一闪。

    宋心菲的话,像是知道自己攀上了什么高枝,可所有人都以为易海音不过一个演艺圈的新人。

    宋心菲如果喜欢易海音,就不可能说出这种话。

    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?

    “我凭什么要跟你解释?你要是识相的话,就离易先生远一点,否则的话,别怪我以后翻脸不认人,让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

    宋心菲大言不惭的放着狠话。

    在她眼里,以夏长悦的身份背景,充其量就是严承池的情人。

    哪怕现在宠着,将来也迟早会有腻的一天。

    可她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易海音对她的怜惜,绝对不止是随便玩玩,只要她能抓着机会,成为易太太,将来的身价,那可比严承池的情人不知道尊贵多少倍。

    一个夏长悦,她根本不用放在眼里!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看着前段时间还夹着尾巴做人的宋心菲,突然变得嚣张,眼底掠过一丝疑惑。

    她这几天,一直在研究尚凌司的身份,是不是错过了什么?

    “宋小姐……”老侍者走到休息室门口,先是跟宋心菲打了声招呼,旋即,又看见坐在沙发上的夏长悦。

    “夏小姐,你也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有些事情,想找易先生。”夏长悦跟老侍者算有点交情,看见他,连忙从沙发前站起来。

    目光落到老侍者手里的鲜花和首饰盒上,子瞳紧了紧。

    耳边,仿佛又响起洗手间里的议论声。

    易海音在追求宋心菲的传言,是真的?

    “夏小姐来的不是时候,易先生刚刚接到导演的通知,去补拍几个镜头,人还在摄影棚。”老侍者先跟夏长悦解释完,才看向宋心菲。

    “宋小姐,这是易先生给你准备的礼物,让你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,礼物是其次的,我怎么会在乎这个,我主要是想过来看看易先生,只可惜他不在……”宋心菲嘴上说着不要,手却已经飞快的从老侍者的手里接过花和首饰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