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伟岸的身躯,斜靠在椅背上,看着眼前的夏长悦,他的眸光,深了深。

    眼前,仿佛又出现了他刚才在包间外,听见尚凌司给夏长悦介绍菜肴的场景,握着筷子的手,蓦地收紧。

    很快,又敛起所有的情绪。

    若无其事的往她的碗里夹了一块肉。

    “这是顶级的烤鸭,不止味道鲜美,还吃不胖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道藕心,甜而不腻……”

    严承池不厌其烦的往夏长悦碗里布菜。

    向来沉默寡言的人,今天却像是换了个人,不停的介绍着菜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握着筷子,看着在碗里叠得越来越高的菜,又看了一眼根本不打算停下来的严承池,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哪里是带她来吃饭,分明是在虐待她。

    准备将她活活撑死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不吃,我介绍的不好?嗯!”严承池缓缓的抬起邪眸,睨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没有!介绍的太好了,我听入神了,马上就吃!”夏长悦神经一凛,抓起筷子,就飞快的往嘴里塞。

    紧张的根本不知道自己吃了什么,埋头就狂扫碗里的菜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你太瘦了,应该多吃点肉,来,尝尝这道红烧肉,上好的黑猪肉焖了四个小时……”

    “严承池,这会不会太奢侈了?”她怕她虚不受补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有钱,任性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知道错了,以后再也不敢了!!!

    -

    等他们离开餐厅的时候,夏长悦小肚子已经被塞得圆滚滚,连走都走不动,趴在严承池怀里装死。

    一出餐厅,连忙从他身上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瞅准时机,就飞快的往路边跑。

    火速拦下一辆计程车,就钻了进去,朝着严承池挥手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打车就可以,不用麻烦你送我了,拜拜!”

    说完,也不等严承池反应,就吩咐师傅开车。

    看着后视镜里,严承池的身影,渐渐的消失在眼前,她才浑身一软,瘫在车上。

    大难不死,太不容易了!

    “嘀嘀——”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难道是严承池?

    夏长悦神经一凛,连忙打开手机,却发现是个陌生电话发来的信息。

    她伸手点开。

    【你就不想知道严承池这四年的事情吗?】

    夏长悦拿着手机的手,蓦地一紧,晶莹的双眼,掠过一抹惊诧。

    旋即,退出了短信箱,翻到之前的通话记录。

    两个号码一对比,立时明白,是那个邪气的男人!

    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你不用管他是谁,记住,离他远一点!”严承池的提醒,蓦地钻进她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原来,他们真的认识……

    可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,不仅认识易海音,还能让严承池这么重视,特意提醒她。

    夏长悦盯着手机里的短信,咬咬唇,点了删除。

    就在她准备将手机放回包里的时候,一条新的短信,又发送到了她的手机上。

    【尚凌司,记住这个名字,我们很快会再见。】

    “尚凌司……”他的名字吗?

    夏长悦细细的嚼着这三个字,想着他刚才说的那句话,人微微有些出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