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尚凌司看着完全将他无视的严承池,邪佞的眸眼一变。

    可没给他开口说话的机会,严承池已经强势的拉着夏长悦,从包间里离开,只给他留下了几个保镖,堵住了他的去路。

    -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严承池将夏长悦塞进车子,重重的关上了车门。

    自己绕到驾驶座,发动了车子,就朝着前方开。

    不断攀升的车速,让耳边的风,都刮得人的脸生疼。

    像是在发泄一样,严承池踩着油门的脚,越来越重。

    夏长悦一直呆呆的看着从天而降的严承池,一回过神,连忙伸手将车窗关上了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怎么会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唰——”严承池将方向盘一打,车子靠边猛地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下一秒,他扭头,狠狠的瞪着夏长悦。

    抓着方向盘的手,蓦地用力,几乎要将方向盘捏碎。

    她背着他,跟着别的男人出来吃饭,看见他,居然还问他怎么会出现?

    不出现,难不成等着她被尚凌司吃了,再去给她收尸?

    可对上她单纯的双眼,严承池憋了一肚子的火气,怎么也发不出来,纠结了半天,才恶狠狠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跟他吃饭?”她要是说不出一个合理的理由,他今天就掐死她!

    “……”闻言,夏长悦微微一愣,眼底,掠过一丝心虚。

    她如果说,想要帮他打听那个男人跟易海音说了什么,他会不会觉得她不自量力?

    夏长悦咬着唇,纠结了好一会儿,才憋出一句,“他帮过我两次,让我请他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帮你?”严承池挑眉,眉心拧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不算帮我,就是扶了我一把……还有我的手机被他捡到了……”夏长悦对上严承池越发不对劲的神色,紧张的解释起来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对劲吗?他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管他是谁,记住,离他远一点!”严承池蓦地伸手扣住她的后脑勺,将她拉到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盯着她懵懂的小脸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唇,几乎要贴到一起。

    被他身上霸道的气息笼罩着,夏长悦本能的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“咕噜——”一道细微的声音,在中间响起。

    两个人同时愣住了。

    下一秒,夏长悦巴掌大的小脸,立时爆红,伸手按着不争气的肚子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叫不好,偏偏在严承池面前叫。

    好丢人……

    严承池盯着她害羞的脸,嘴角勾起宠溺的笑容,重新发动车子,带着她,另外找了一家餐厅。

    “来一份招牌鸭。”

    “顶级鲍鱼。”

    “顶级鱼子沙拉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严承池看着菜单,可又像是根本没有看菜单,一连串报出来的菜名,跟刚才尚凌司点的菜一模一样,却更加高级,更加好了!

    夏长悦看着一道道精致的菜肴上桌,浑身微微抖了抖。

    她怎么忽然觉得,脊背一阵寒气,直扑上来?

    严承池该不会刚才余怒未消,让人在菜里下毒吧?

    “尝尝这个,野生的顶级鲍鱼,不是什么人都能吃得到。”严承池往她碗里夹了一块,低沉性感的声音,格外的好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