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讨论的话题,跟汤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对上严承池变得深邃的黑眸,夏长悦心里咯噔了一下。

    察觉到他的手,不规矩的在她的腰间游走,低头就含住了她的耳垂……她浑身一个激灵,猛地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汤……那是大补的牛鞭汤!

    他说喝多了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看着面色染上一层红晕的严承池,坐在他的大腿上,明显能感觉到他的体温在上升。

    勒着她的手臂,越来越紧。

    他该不会是想……

    这里是他的办公室!

    “汤是管家准备的,你有事就去找他!很晚了,我先回去了!”夏长悦嗖的一下钻出严承池的怀里,像逃命一样,拔腿就往门外跑。

    甚至不敢回头看严承池一眼,就一口气冲进了电梯,下了楼。

    “叮!”电梯抵达一层的时候,夏长悦已经紧张的浑身都快虚脱了。

    刚平复心情,走出电梯,就看见前台的秘书,正朝着她走来。

    刚放松的神经,又瞬间绷紧!

    该不会是严承池让秘书来堵她……

    “夏小姐,池少让我安排车,送你回去,不知道你住在哪里?”秘书看着如临大敌的夏长悦,礼貌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只是送她回家?不是绑上去?

    她怎么觉得好像哪里不对?

    -

    剧组外。

    难得被导演特批,可以提前离开的夏长悦,意外的看着突然开到她面前,将她拦下来的车子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你很快会有时间。”车窗降下来,露出男人邪佞的桃花眼。

    他微微勾起嘴角,眼底的笑意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现在,能请我吃饭了吗?”车门推开,尚凌司从驾驶座上迈了下来,提步走到夏长悦面前,垂眸看她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又是他?

    夏长悦愣了愣,旋即回过神,“导演突然让我提前走,是你的意思?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想知道,就请我吃一顿饭,我告诉你。”尚凌司挑了挑眉,又缓缓的启唇,“顺便,我还可以讨一下帮了别人的酬劳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,日行一善是美德,你不用这么惦记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日行两善,多出来的那一善,一顿饭,应该不过分。”尚凌司一脸理所当然的打断了她的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见过讨债的,没见过讨恩!

    请就请!

    还了人情,没准还能打听一下他跟易海音是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为什么他见过易海音之后,易海音一直没有回剧组。

    现在就连导演,都听他的吩咐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眯了眯晶莹的双眼,走上前,拉开车门,就坐了进去。

    见状,尚凌司的反应也很快,重新回到车上,没给夏长悦反悔的机会,就带着她,离开了剧组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吃什么?”尚凌司扭头看了她一眼,绅士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决定,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,我只是个小编剧,没有什么钱,你要是挑太贵的餐厅,我可付不起。”夏长悦捂紧了包包,谨慎的开口。

    一脸小财奴的样子,让尚凌司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她还是第一个有荣幸请他吃饭,却还计较钱的女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