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严承池盯着汤里的主料,眯了眯邪眸,低头,看向怀里的夏长悦,笑得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我跟你说过,我身体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关我的事!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种汤……”夏长悦盯着保温壶里一大碗的牛鞭汤,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!

    怎么会这么巧,她难得给严承池送一次汤,管家就给了她一壶大补汤。

    她这下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,你是不信我的话,需要我身体力行,证明一下?”严承池话落,搂着她的那只手臂,蓦地收紧,将她勒在怀里。

    低头,就咬上她的耳垂。

    “真的不是我……我也不知道……”夏长悦浑身一颤,逃不出他的魔掌,连忙紧张的解释。

    可汤是她送来的,要说她也不知道是什么汤,连她自己也不相信。

    她真的是要被管家害死了!

    “你赶紧喝汤,喝完我有正事要说!”电光火石间,夏长悦猛地想起什么,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嗯?”严承池抱着她的手臂并没有松开,眼里含着戏谑,盯着她心虚的脸,认定她是在借口。

    “我是真的有事,在别墅等了你很久,你都没有回来,才会找过来。”夏长悦刚才就是那么随口一说,现在倒是认真起来。

    娇小的身子,从严承池的怀里钻出来。

    自己麻利的搬了一张椅子,坐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喝你的汤,然后听我说。”夏长悦一坐稳,就兀自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在剧组,看见有个人去找易海音了,是个很特别的男人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刚开口,严承池喝汤的动作就停了下来,挑眉看向她。

    妖冶的邪眸,掠过一丝危险的光芒。

    她当着他的面,说别的男人特别?

    严承池捏着勺子的手,无声的握紧。

    “其实那个男人也不是很特别,就是看着很邪气,总有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感觉,也不知道他是什么身份,居然能让导演亲自去接,而且易海音见过他,下午就请假离开剧组了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双手托着腮,撑在严承池的办公桌上,歪着脑袋思考。

    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严承池蹙了蹙眉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剧组里的人都在议论他,不过好像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,我想起来了,我偷溜的时候,好像听见导演喊他尚先生了!”

    “尚先生?!”严承池嚯的抬起头,看向她。

    就连站在一旁装瞎子的金特助,都一下变得严肃,朝着夏长悦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对、对呀,我是听见导演喊他尚先生了,有什么不对吗?”夏长悦被他们两人的反应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的气氛,一瞬间变得诡异。

    “那个人,你们认识?”夏长悦坐直了身体。

    “暂时不能确定,见过才知道。”严承池眸光一闪,冷冷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那你可以问剧组的导演,人是他接待的,他一定知道。”夏长悦笃定的启唇。

    闻言,严承池抬眸看向金特助,金特助立时会意,转身退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汤喝多了。”严承池淡淡的启唇,打断了夏长悦的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