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尚凌司,尚家最有手段的孙子辈人物。

    传言这个人邪魅诡谲,做事完全没有章法,更加没有底线。

    全凭个人喜好行事。

    是个有恩未必报,但是有仇,必定百倍奉还的主。

    就连尚家自己人在他手里,都从来讨不到好,年纪跟严承池相仿,却已经牢牢的掌握了整个尚家的大权,带着尚家一跃成为华裔财阀里的翘楚。

    仅次于严家和叶家,排在第三!

    这几年,更是隐隐有要超越叶家,剑指严家的趋势。

    “池少,如果真的是他,恐怕要早做准备了,严氏集团有你坐镇,一家独大,市场的分割早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,照理说,尚凌司没有理由出现在这里,可他却没有任何征兆的就过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金特助将搜集到资料都看了一遍,还是猜不透,尚凌司到底想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让人去调查他的下落,盯紧他。”严承池妖冶的子瞳微闪,旋即,冷冷的启唇。

    尚凌司,他们不止交手过一次。

    这人的脾性,邪佞到根本无法猜测的程度。

    严承池刚回严家的时候,因为不了解几大财阀的势力分割,好几次险些在他手上吃了大亏。

    最后虽然都报复回去了,不过也就此结下了仇。

    直到他离开财阀核心,回到g市掌权,跟尚凌司就成了王不见王。

    现在,这个人又出现了,还是用这种悄无声息的方式。

    他想要做什么?

    严承池眼底,掠过一抹阴鸷的光芒,握着钢笔的手,无声的收紧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剧组里。

    夏长悦躲在拍摄棚外面,偷偷摸摸的往里看。

    瞥见准备往外走的导演,连忙屏住呼吸,努力的往边上靠,恨不得把自己变成隐形。

    等看见导演离开了,她才松了一口气,忙不迭的往里跑。

    “夏编剧,你在找什么?”有工作人员看见她,亲昵的打招呼。

    夏长悦也顾不上客气,连忙开口问道,“易海音呢?我记得今天有他的戏份,他拍完走了吗?”

    她明明已经提前等在外面了,怎么会还来不及堵到人呢……

    “你说易先生?他今天下午请假了,好像是有人来找他,见过面之后,就说身体不舒服,离开剧组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走了?”夏长悦意外的眨巴着眼睛。

    见过一个人,才突然不舒服走的。

    那就是那个一身邪气的男人了?

    他到底是什么人,能让易海音见完他,连戏都不拍了。

    夏长悦在剧组里找了一圈,真的没有看见易海音。

    虽然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但是易海音这么反常,她得提前告诉严承池。

    正好过去看看瀚瀚和茉茉,给两个小家伙准备明天去幼儿园的东西。

    打定主意,夏长悦连忙拎着包包,就朝着严承池的别墅赶过去……

    “夏小姐,请进。”管家看见是夏长悦,连忙吩咐门卫开口。

    一路带着夏长悦往里走,都是喜笑颜开的。

    别墅里的佣人,现在都知道了,只要是夏小姐来了,他们主子的心情,都会比平时好。

    连带着,他们也不用担心被自家主子冰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