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不急。”严承池斜靠在椅子上,给茉茉的碗里夹了菜,看着小公主飞快的吃光,眉眼染上笑意。

    “慢点吃,没有人跟你抢。”严承池拿着手帕,温柔的给小公主擦着小嘴。

    夏长悦坐在旁边看着,蓦地的跟着红了脸。

    她怎么觉得,现在这一幕莫名的熟悉?

    曾几何时,她吃饭的时候,他也是这么照顾她的……他那个时候,也把她当成了孩子?

    oo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囧囧的想着,头都快抬不起来,闷着声,就继续吃饭。

    一顿饭,或许是猜到他有事,夏长悦吃的格外快。

    刚抬起头,严承池的手,就蓦地伸到了她面前。

    柔软的指腹,轻轻的擦过她的嘴角,将沾在上面的米粒给摘掉了,眼神透着戏谑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跟茉茉比谁更没有吃相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吐了吐舌头,握拳。

    她明明是替他着急才会吃这么快,他不领情就算了,还打趣她。

    他才没吃相呢!

    都说女儿像爸爸,茉茉肯定是被他传染了!

    夏长悦气鼓鼓的在心里腹诽。

    可下一秒,瞥见他重新拿了一张纸,像照顾茉茉一样,给她擦嘴。

    她胸口那股闷气,哗的一下就消失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美色诱惑……

    她要忍住,不能像小公主那么没有节操。

    一家四口出了餐厅,夏长悦刚走到路边,就发现原本停在路边的车,从一辆变成了两辆。

    金特助很醒目的抱着两个小家伙上了其中一辆,朝着夏长悦挥了挥,就把两个小家伙带走了。

    “金特助他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上车,我送你回剧组。”严承池温柔的目光,看向她,淡淡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啊?”夏长悦一怔,旋即明白了两辆车的含义。

    “其实不用麻烦的,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可以了,你先去忙……”夏长悦没有说完的话,被严承池一个眼刀封在了嘴里。

    有人送总好过被人骂,她才不要做那娇情又不讨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夏长悦晶莹的双眼一眨巴,手脚麻利的拉开车门,就坐到了副驾驶座,扭头,学着茉茉笑眯眯讨好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?”

    严承池这才满意的敛起眸,拉开车门上车。

    车子在剧组门口停下来。

    “谢谢,那我先进去了。”夏长悦看了他一眼,旋即,伸手去开门。

    车门没推开,手臂就被人扣住了,往后一拉。

    她的惊呼声还来不及出口,严承池妖魅的脸庞,已经朝着她逼近,将她的声音都堵在嘴里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夏长悦回过神,想起这里是剧组门口,随时会有人出来看见,惊得连忙伸手去推他。

    她的力气小得可怜,连让他动一下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换气。”严承池缓缓的松开她的樱唇,盯着她憋红了的小脸,薄唇微启,透着宠溺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乍一听见他的吐槽,原本就红晕的脸,直接红的像是要滴出血。

    “流氓!”她瞪了严承池一眼,推开他就爬下车,头也不敢回的往剧组跑。

    活像身后有人在追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