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!!!

    所有人看向夏长悦的目光,瞬间都变得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刚才还指使着夏长悦的园长一个身形不稳,就朝着旁边栽了过去。

    还是身边的人扶了一把,才勉强站住了。

    他刚才是猪油蒙了心吗?居然敢说自己替池少管教一下他的女人,他孩子的妈……

    园长看着站在门口的夏长悦,这才发现,她虽然穿着简单,但是举手投足间的气质,可一点都不像一个保姆。

    一个保姆也不可能让池少三番几次停下来等呀!

    园长惊恐了,嘴角抽搐着,“池、池少……我眼拙,你大人不记小人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严承池眉心微蹙,像是听不见园长说的话,冷冷的抬眸看他。

    园长立时会意,扭头就朝着夏长悦奔过去,“严太太,是我有眼不识泰山,我绝对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园长不用这样,我没有放在心上。”夏长悦抱着瀚瀚,看着激动的园长,连忙护着儿子,往后退了一步,免得伤及无辜。

    旋即,猛地抬头看向严承池。

    眼底,是跟园长一样的震惊。

    她完全没有想到,严承池会突然说出他们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我家保姆还是我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她还是我孩子的妈。”

    简单的两句话,却狠狠的敲在她的心头。

    听见园长喊她“严太太”,她心神微微一荡。

    曾经,她最喜欢做的事情,就是窝在他怀里,一遍遍的问他,“严先生,你打算什么时候将我娶回家,当你的严太太?”

    她一脸真诚的盯着他,却总是会被他转身压到床上,狠狠的教训一顿。

    然后,捏着她的鼻子,没好气的威胁,“夏长悦,这种话,要让男人来说!”

    回忆涌上心头,她有一瞬间的失神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四年前那一晚的事情,他们现在,早该结婚了吧?

    瀚瀚和茉茉,也不会一出生就没有爸爸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一回神,就看见严承池抱着茉茉,缓缓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转身朝着她走来。

    听见园长那句“严太太”,他微微挑了挑眉,脸上掠过一丝满意的神色。

    怒气消弭下来,冷峻的面容,还是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锐利的目光,扫过园长和这里的众人,嘴角噙着一抹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冷冰冰的吐出四个字,“留校察看。”

    不再看园长难看的脸色,他牵过夏长悦的手,提步朝着幼儿园外面走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走慢点,我跟不上……”夏长悦抱着瀚瀚,本来就吃力,他的脚步一快,她几乎要用跑的。

    闻言,严承池猛地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夏长悦刹车不及,直接抱着瀚瀚就撞到了他结实的后背。

    鼻梁一疼,眼泪都要飙出来了。

    本能的护住儿子,抬头就瞪向严承池,“你干嘛突然停下来?”差点害她把鼻梁都撞断了。

    这男人是存心虐待她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让我等你?”严承池慢悠悠的转身,上下睨了她一眼,眼神仿佛在说,自己笨怪我咯?

    一时之间,夏长悦愣是被噎的说不出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