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夏长悦直接被丢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讪讪的伸手摸了摸鼻子,默默的抱着儿子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池少,请用茶。”一进办公室,园长立时亲自端着茶,恭敬的放到严承池的面前。

    严承池却连眼角都没有抬,专注的在照顾着怀里的小公主。

    夏长悦见状,真是连脾气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这人,怎么能傲娇到这种程度?

    他就不怕他走了,以后幼儿园里的人给他的儿子女儿小鞋穿?

    “你们幼儿园的桌椅太旧,换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幼儿园的音像设备太旧,换。”

    “食堂太小,扩建三倍,另外,厨师至少是五星级的,我女儿饭量大,一定要让她吃饱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严承池坐在椅子上,手上拿着一张手帕,慢条斯理的替小公主擦着脸蛋上的薄汗,一边开口。

    每一个条件落下,夏长悦都看见园长的身体颤了颤。

    别说园长,就是她听见严承池的要求,都不禁咂舌。

    这样太强人所难了……

    可还没等夏长悦在心里腹诽完,就看见严承池缓缓的抬起头,妖魅的脸庞上,沐浴着高贵的圣光。

    薄唇微启,“所有的开支,列个清单,送到严氏集团的财务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另外,只要我儿子女儿还留在这里,以后每年,我个人都会以学生家长的身份,提供幼儿园年支出一半的费用,作为幼儿园教学优化的基金。”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办公室里,一众幼儿园的领导震惊的倒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旋即,就是掩饰不住的惊喜!

    贵族幼儿园,一年的支出,那可是惊人的数字。

    严承池一开口,就是一半……

    那得是多少钱?

    夏长悦也忍不住跟着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忽然明白,为什么连园长都把他当成活佛一样供着了。

    这不是大爷,是财神呀!

    “粑粑,好饿……”一直窝在严承池怀里的小公主,弱弱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们都逛很久了,肿么还不能去吃饭?

    小公主要饿瘪了。

    粉雕玉琢的小脸蛋,委屈的皱成了一个包子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孩子的保姆吗?怎么还愣着?办公室里旁边就有员工食堂,快去那些吃的过来。”园长看着站在最外围的夏长悦,沉下声就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愣了愣。

    “说的就是你!你一个保姆,净知道偷懒,你不知道孩子饿久了对胃不好……”园长的指责还没有说完,忽然觉得身后一阵寒气逼人,整个人都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回过头,就看见刚才一脸淡漠的严承池,瞬息沉下脸,目光阴鸷的盯着他指着夏长悦的那只手。

    那眼神,仿佛要将他的手给剁了。

    园长神经一凛,连忙缩回手,尴尬的清了清嗓子,“池少,现在的保姆太不尽责了,我就是随口替你管教了一下,管教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严承池冷冷的挑眉,盯着园长讨好的目光,嘴角蓦地勾起一抹鬼魅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忘了告诉你,我家保姆还是我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园长:“……”!!!

    “不止,她还是我孩子的妈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