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夏长悦,你的存在,对他一点帮助都没有,如果让人知道了,反而会连累池,你如果真的爱他,就该离他远远的!”

    叶明莎语气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来,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?”夏长悦愣住过后,整个人反而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淡淡的抬头,看着情绪激动的叶明莎。

    跟夏长悦的淡然相比,叶明莎瞬间相形失色。

    “不止,我还想要告诉你,别以为你跟池有了孩子,你就能仗着这个得到严家的认可,严家的大家长早就跟叶家有过协议,池要想继承严氏财阀,他的妻子,只能是我,就连你的孩子,将来也会叫我妈妈。”

    叶明莎就像穷途末路的赌徒,将所有的底牌都亮了出来。

    严承池太狠,她根本不敢挑衅他。

    唯一能做的,就是让夏长悦知难而退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将孩子交给任何人,他们只会跟着我。”听见严承池居然有了未婚妻,夏长悦心口一窒,想也不想的开口。

    她不会将大小宝贝让给任何人,就连严承池也不可以。

    想起那个神秘电话里说的话,夏长悦抱着咖啡杯的,无声的用力,指尖泛白。

    看见她的反应,叶明莎以为自己的威胁奏效了,嘴角勾起得意的笑。

    “那是池的孩子,你以为能由得了你做主吗?我劝你,还是不要抱任何幻想,趁着池对你还有几分兴趣的时候,能捞一笔,就赶紧捞一笔主动离开,免得到头来人财两空,就太可怜了!”

    “那叶小姐你呢?”夏长悦对她的嘲讽打击无动于衷,反而冷静的反问。

    “我?你什么意思?”叶明莎眯了眯双眼。

    “叶小姐是叶氏财阀的千金,可是还没有结婚,就要给别人当后妈,难道就不可怜?”夏长悦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咖啡,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急着来找我,想必也很介意瀚瀚和茉茉的存在,却无可奈何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叶明莎没想到她听见自己是严承池的未婚妻,还能这么冷静,一时被噎的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她从来没有想过,严承池这么冷漠的男人,身边会有女人。

    还是在回到严家之前,就有了孩子……

    这消息要是传回去,不仅是严家会震动,恐怕连叶家也是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她也希望那个孩子可以消失。

    不过一想到严承池冷戾嗜血的手段,这念头,叶明莎只是一闪而过,连想都不敢多想。

    “如果叶小姐的话说完了,我就先走了。”夏长悦掏出一百块,压在桌子上,才拎着包离开。

    喝叶明莎请的咖啡,她怕自己会膈应死。

    哪怕她不能跟严承池在一起,她也不会轻言任何一个女人的挑拨。

    夏长悦大步的走出咖啡厅,长长的吐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脑海中,不断的回响着叶明莎刚才说的话。

    他四年前突然失踪,原来是被家人接回去了……

    可她记得他说过,他父母已经过世了,那接他回去的人是谁?

    为什么叶明莎会说,他要当继承人,就必须娶叶明莎,甚至还提到什么协议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