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瀚瀚从小是夏长悦一个人带大的,依赖夏长悦很正常。

    可令他意外的是,小公主不过才跟夏长悦见过几次面,居然也这么黏着她……

    别说叶明莎不明真相,将茉茉当成了他的女儿,就连他自己,也快要以为,茉茉跟瀚瀚一样,都是他亲生的。

    “粑粑,抱……”某个软呼呼的小身子,往旁边一翻身,小胖手就开始在身边摸索。

    摸了一会儿,没有摸到严承池,不高兴的撅起嘴嘟哝。

    严承池心里微微一动,翻身躺到床上,看着小公主循着味道钻进他怀里,霸占着他的胸口,才满足的吧唧一下小嘴,继续睡。

    严承池扭头,看着眼前粉雕玉琢的小脸蛋,脑海里,莫名闪过夏长悦睡在他身边时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忽然发现,茉茉睡着时,像极了她。

    如果他们有一个女儿,会不会像茉茉这么可爱?

    -

    夜晚的某包间里。

    宋心菲接到电话,急匆匆的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见守在门外的老侍者,激动的开口问,“易先生呢?他在里面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宋小姐请。”老侍者看着明显精心打扮过的宋心菲,眸光闪了闪。

    这才比较像是接到他家少爷电话该有的反应,可为什么,他却觉得他家少爷更在乎拒绝了他的颜灵小姐呢?

    难不成他家少爷,是受虐体质?

    就在老侍者愣怔间,宋心菲已经高兴的走到门口,不等老侍者有反应,就着急的伸手去推开包间的门,往里走。

    从在拍摄场地,她刻意让易海音看见她手上的钥匙扣,已经过去很多天了。

    易海音除了替她跟严承池求情,不让她被严氏集团封杀之外,什么进一步的反应都没有。

    就连请她吃饭、约她见面……这样稀松平常的事情,易海音一件也都没有做过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知道那个钥匙扣对他的意义,她都要开始怀疑,那不过就是个普通的钥匙扣。

    还好她没有放弃,等了这么久,易海音肯正视她了。

    “易先生。”宋心菲进了包间,看见坐在主位上的易海音,嘴角立时浮起愉悦的笑容。

    知道男人都不喜欢太主动的女人,她只是往前走了两步,就在易海音身边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扭头看着他英俊的脸庞,尊贵俊逸的身影,兴奋的捏紧了手里的包包。

    看着易海音从座位上站起来,绅士的替她拉开椅子,她才连忙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想吃什么?”易海音将菜单递到她面前,只简单的说了几个字,就抬头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我不挑食,只要你喜欢就好。”宋心菲连菜单都没有看,就体贴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易海音看着温柔如水的宋心菲,清冷的眸光一闪,将菜单合上,递给了旁边的老侍者。

    老侍者会意,直接就吩咐厨房上菜了。

    “易先生,你今天怎么会想到约我出来吃饭?”而且还是这么晚……

    都说吃饭是男人想要见一个女人的手段,易海音挑这么敏感的时间约她出来,该不会是想一会儿吃完饭……